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公子独宠王爷妻

第十章温柔相处

公子独宠王爷妻 醉梦汐 2046 2018-02-13 22:00:00

  “二哥,你怎么还沉的住气,父皇这么做等于是把墨染歌当储君培养,如果他当了储君,我们这些年的筹划岂不是功亏一篑。”墨子阳着急说道。

  “储君?那也看他有没有这个命,你别忘了还有个荣贵妃和老四,他们可比我们还想要除掉墨染歌和墨染月。还有荣贵妃对墨染月下毒的事,墨染歌会不知道,以墨染歌对墨染月那个病秧子的在乎程度,会不替墨染月报仇,现在我们只要隔岸观火,偶尔给他们添把火,还不怕他们不拼个你死我活。”墨翼云的话中听不出多余的情绪,有得只是满腹的阴毒。

  下午,朝中大臣纷纷登门或者礼物送上门祝贺,对于那些前来贺喜的人,不管真心实意还是虚假奉承,墨染歌一律谢绝进府,只命人将其登录入册。

  晚上,墨染歌听随心探来的消息,见双方皆想做那渔翁,那她就将计就计,看看最后谁能得利,微微勾起的唇角,显示出主人的好心情。

  几日来墨染歌忙于熟悉朝政,无暇得空,一忙完便包下客悦楼三楼宴请众臣。

  当大把的银子送到客悦楼时,陵王府的心都在滴血,大骂主子太败家。

  不过属下们心里的想法,墨染歌是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翌日墨染歌一下朝换了便装直奔客悦楼。

  差不多一刻钟,马车停了下来,随心撩了车帘等墨染歌下马车。

  墨染歌进了酒楼,发现大厅已经坐满了人。

  一银衣少年款款走来,墨玉般的眸子深邃,嘴角上扬笑意疏离温润,他就那么缓缓走来似闲庭信步,风华绝世,看着他就如在欣赏一幅巧夺天工精心绘制而成的水墨画!倾城绝色的样貌令众人不由倒抽了口气。

  “好俊的少年……”众人感叹的同时,不由得看出了神。

  他们天玄京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风华的男子?简直比颜大公子和寒王,都俊上几分。

  无视周围投来的目光,要了间雅间,点了些招牌菜,往二楼走去,暗地里,无数双眼睛,纷纷注视着那一道身影。

  “陵王殿下。”

  一道熟悉的声音自左边响起,身子微颤,默默收回踏进雅间的一只脚,缓缓回过身来。

  那人一身月牙白的锦缎袍子,身形颀长,漆黑的发丝散落在肩背上,头上插着一根上好羊脂玉的簪子。俊美容颜如诗如画,黑曜石般的眼瞳如一汪深潭,像是漩涡将人沉溺其中,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得就是这样的人吧。窗外倾泻进来的阳光洒了那人一身,也晃了墨染歌的眼。

  “颜相家的公子,颜君斓?”墨染歌轻笑。

  “是我,不过……颜相家的公子可有好几个。”打开折扇轻轻摇了摇,一幅翩翩公子的模样。

  “可颜君斓只有一个。”墨染歌勾起唇角,“不知颜公子可否赏脸,进来一叙。”

  颜君斓懒散回答道,“恭敬不如从命。”毫不客气的率先走进去。

  随心不禁嘴角抽搐了一下,还真不客气。

  墨染歌笑了笑,不以为意,刚坐下没多久,伙计敲门而入,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端着托盘的伙计,只见每个人的托盘上,都摆着几盘菜,伙计们规规矩矩地把菜放下后,就自觉地退了出去。

  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品,墨染歌感觉肚子饿了。

  “你们也坐下一起吃吧!”看了眼颜君斓身后的冷峻男子和身后的随心,她记得这男子好像叫无影来的。

  随心也不客气,干脆的坐下,无影看了眼自家主子,见其点头才坐下。

  颜君斓眸光微闪,看这情形这样的事应该不止一次,只怕是习惯性的,这陵王可真是与众不同。

  饭后,墨染歌要了些茶点又让人打包一份。两人静静的喝着茶,一室静谧,没有不说话尴尬,反而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墨染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前世开始利用他,慢慢的对他生出情意却不自知,最后想明白却在没有机会说出口。今世想要了解他,她曾派过了解他的一切,不想颜君斓太过聪明,怕他起疑,便不在派人,只是恐怕他已经知道是她的人了吧!

  “颜公子”

  “陵王”

  两人同时开口,一愣后,相视而笑。

  “颜公子请说?”墨染歌勾唇。

  “也没什么,只是想问陵王叫我进来,不会就是请吃饭吧!”

  “那颜公子叫住本王,不会是让本王请一顿饭吧!”墨染歌把他的问题还给他。

  “若我说叫住你只是出于礼貌。”颜君斓懒懒地抬起头,漫不经心道。

  墨染歌点头,“这个我信,因为邀请你也是出于礼貌。”墨染歌没发现她从本王改成了‘我’,只是她没注意并不代表别人注意。

  颜君斓挑眉,手捧住心,夸张的说道,“陵王这么说,可真伤人啊!本公子好歹也长的风度翩翩,气宇轩昂,本公子的玻璃心都碎成一地了。”

  随心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这个纨绔公子还真自恋。

  无影暗自翻了翻白眼,眼睛看向其它地方。

  墨染歌轻笑一声,“可我看颜公子的样子并伤心啊!”

  随心目光一闪,不明白主子为何对这个纨绔公子特别,对他也没有那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颜君斓被咽了一下,“呃,那是因为王爷没看到本公子心在滴血。”

  墨染歌笑不了啦,曾经,她将眼前这个男子的深深情意踩在脚下任意的践踏。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他,待她明白心意时,为时已晚。满心悔恨……她才知道自己私心到底伤他有多深……,是啊!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可她可曾看见他的心在滴血。

  “陵王,你没事吧?”发现墨染歌不对劲,关心的问道,不知他的那句话引得他如此情绪。

  看着颜君斓脸上的关怀,墨染歌的眼睛发酸,不想在他面前失态,扯出一抹笑:“没事,本王还有事,先告辞了。”站起身离开。

  望着墨染歌的身影,颜君斓的心中闪过一丝怪异,陵王好像是落荒而逃了……,心中对他越来越好奇了。

醉梦汐

话就不多说,请多多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