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狐妃追爱,九王快点逃

第十二章 悄悄溜走

狐妃追爱,九王快点逃 百信李子 2257 2018-02-14 10:00:00

  天还未亮,娇艳的花儿还尚且布满了露珠,鸟儿在外面的天空中叽叽喳喳的叫着。

  顾蓑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力气已经恢复,但灵力竟如此羸弱,就挣扎起了床,不行,如此下去,过不了几天自己就会恢复原形的。

  “渊渊,我有事要办,不日归来,不许勾三搭四,你有我就够了,蓑衣。”写的很轻松,可是心情却很糟糕,顾蓑衣看着满布回忆的房间,一滴清泪留在了纸上,显得写信之人无疑是更加的落寞。

  自己这是怎么了,十几年没见渊渊的时候自己也没有这样,为什么这次只是离开几天,就这么难受。

  把纸条放到了桌子上就背起了一旁的古琴-冰弦,避开了九王府的暗卫,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轻移出了九王府。

  出了九王府,顾蓑衣把食指微微弯曲,吹了一声口哨,一匹千里马就飞奔到了顾蓑衣的身旁,顾蓑衣骑上马背,坐在马上,竟如此英姿飒爽,像女中豪杰一般,顾蓑衣又深深的看了一眼九王府,渊渊,等我,就飞奔着离开了。

  陌九渊虽然昨夜想了许久,但习武之时就养成了四更天起身练武,师父梁铮,从不允许他偷懒,对他要求也比其他的师兄弟更加严格。

  记得在小时候,陌九渊生了很重的病,师父也从未对他有所宽待,依旧让他不停的练武练武练武。小小的若离发现陌九渊红扑扑的脸蛋后,就用小手探了探,发现热的离谱。

  就对师父嫩声嫩气的说,“师父,九渊生病了,让他回去休息好不好。”。

  “好,若离说什么,就是什么。”师父的语气中甚至没有一丝犹豫,眼神中带着温柔。

  也正是因为此事让小小的陌九渊对姜若离敞开了心扉,和姜若离成为了好朋友。

  现在陌九渊学艺归来,因为卯时就要早朝的缘故,所以,陌九渊也就未曾改变自己的这四更天便起床的习惯。

  陌九渊起来后努力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就起身去了皇宫参加早朝,毕竟今天的早朝可是比往日要精彩的多。

  早朝之上,众卿朝拜。

  “皇上万岁万万岁。”

  竟只有陌九渊一人独立于朝堂之上,其实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先帝在时,就很宠爱自己这个小儿子,更是允许陌九渊不行跪拜之礼,要不是陌九渊对皇位不感兴趣,现在皇位所坐之人是谁也未可知。所幸,即使陌之夜登上皇位也未曾对陌九渊下手,依旧是兄友弟恭。

  小李公公大声的喊着“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陌九渊看着辛丞相憔悴的脸色,想必昨夜就知道了自己费尽心血培养的成千的死士一夜全部毙命的消息了吧。

  “皇上,臣有事启奏,昨夜晚宴之后,臣受到了死士的伏击,请皇上为臣主持公道。”陌九渊向前一步,拱了拱手,说着。

  “那九渊可有知道主事之人。”陌之夜配合的问着。

  “死士已经全部被击杀,并未知道主使之人,但是臣却在一位死士身上发现了一枚令牌。”流年在处理死士的时候发现的令牌,今天就被当做证物,立足朝堂之上。

  “呈上来,让朕看看。”

  小李公公就把令牌从陌九渊的手中接了过来。

  “这枚令牌上面写了一个辛字,丞相可与此有关?”陌之夜一拍桌子,怒气浑然天成。

  “老臣冤枉啊,这枚玉佩前些日子早已被遗失多日,没想到,今日竟成了祸害老臣的缘由,老臣惶恐啊。”丞相吓得跪地说着。

  “你的意思就是朕冤枉你了。”陌之夜盯着辛正。

  “臣不敢,但臣知道皇上乃是一代明君,自然不会错杀好人。”

  陌之夜冷笑着,这老匹夫,给朕带了一顶大帽子,如果自己杀了他,那就是滥杀无辜的昏君,如果自己放过他,九渊受的伤害又该谁来赔偿。

  “那就命丞相一个月之内找出刺杀九渊的真凶,如若不能找出,或让朕发现你草芥此案,便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退朝吧。”

  “臣遵旨。”姜正摸了摸头上的冷汗。

  “吾皇万岁万万岁。”

  “九王爷,且慢。”姜正拦住了陌九渊前行的步伐。

  “丞相,不知有何事?”

  姜正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了一堆银票交到了陌九渊的手中,可是脸色依旧苍白,其中,陌九渊也发现了姜正的胳膊上绑着厚厚的绷带。

  姜正的那位死士首领虽有顾蓑衣的摄魂术控制,但是也只能近处操控,远处并不能操控些许时候,所以,想必只是刺伤了姜正便回过神了,却也足够让姜正出出血了。

  “有劳丞相,还望丞相早日找出刺杀本王真凶,还本王一个公道,顺便也洗净自己的嫌疑。”陌九渊收起银票,陌九渊在辛正怒气冲冲的注视下,大步离开了皇宫。

  早朝回来之后,陌九渊的脚步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自己的卧室,既然都走到这里了,不如就进去看看蓑衣醒了吗,毕竟她是为了我才会如此的。

  “扣扣扣”陌九渊在门外轻声敲了许久都未曾听见里面有声音穿出,就推开了门,卧室中一尘不染却空无一人,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说明不是匪人劫持而走,明显是房中之人自愿离开的,陌九渊的脸上沾染了一丝怒气,这女人,一醒来就逃走,自己难道能吃了她吗?

  “似水。”陌九渊重重的唤了一声似水。

  “主子。”似水从暗中走了出来,听到主子叫自己,又看了看主子阴沉的脸,其实自己的内心是拒绝的。

  “顾蓑衣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属下不知。”似水尽量的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似水突然眼前一亮,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主子,书桌上有张字条。”似水仿佛看见了救命的曙光。

  陌九渊大步走向了书桌,果然,看到了书桌一角留下的小字条,陌九渊一眼便看完了字条所留,这个女人,有跑去哪了,字迹早已干涸,说明她离开已久,不过还好会回来,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似水看着主子明显缓和的脸色,心中默默的松了一口气,真想知道蓑衣小姐留了什么,竟然能让暴跳如雷的主子瞬间像是被安抚好了的小绵羊一样。

  在外不停赶路的顾蓑衣对此浑然不知,走了几天,感觉自己的灵力已经撑到了极限,但是离狐狸洞还有一座雪山需要跨越,没错,狐狸洞就在雪山的最中心,想要跨越,实属不易。

  最终蓑衣,还是没有抵过睡意的来袭,从马上跌落了下来,昏死过去了,同时,幻化回了原形,一把古琴一只白狐孤零零的躺在了雪山上,与雪山融为一体,无人问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