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浮生若梦祭九狸

心生情愫莫奈何

浮生若梦祭九狸 童裔落羲 1119 2018-03-14 01:22:01

  七月的丹阳城开始燥热,炎炎当空。

  齐尽陌本就是个闲浪性子,永瑝帝也事事随他,比其他皇子更自在些。

  如今正是三伏天气,暑气当头,齐尽陌原本是上完功课就要回皇宫,可天气实在热闷,在宫中他也是个懒散闲人,不问政事,正好花馥谷是个避暑的好去处,就索性在谷中小住下了。

  毕竟是皇家的人,位高权重,胥荀虽为花馥谷的祭酒,亦不便推辞,就为齐尽陌妥当安排了处极佳的厢房。

  花馥谷好歹是皇家书院,里头的装横自然是上得了档次。

  这日,齐尽陌闲来无事,躲在庭院里练贴,难得安静。

  旁边的齐衍墨闲适地品着茶,阅着籍,场面很祥和。这时的齐尽陌和齐衍墨感情甚好,虽各怀心思,却还未动过相残的念头。

  二人闲闲散散地搭着话,有一句没一句。

  “五弟,听闻你最近对胥老夫子的小丫头特别上心,前些日子也见过她几次,长的倒是挺讨喜,你有何想法?”

  齐尽陌抬眸,淡淡一笑,未语。继续手上的动作。

  齐衍墨见他不答话,微微一笑,轻轻摇摇头,接着说道。

  “这丫头虽与你年纪相仿,可到底是在桃源中长大,心思单纯的很,到了宫中,可趟不过这潭浑水,况且听闻她与那玹玉关系不浅,你可得想好。”

  齐尽陌听后,手微微一顿,急笔收尾,放下笔墨,往齐衍墨身旁慵懒坐下。

  嘴角扬起,眼眸深深,平静地端起桌上白卮,饮尽杯中佳茗。

  “四哥就不必操心了,若是我喜欢的,最后自然是我的,且我堂堂一个皇子,虽不能只手遮天,可保护内人的本事还是有的。”

  齐衍墨仍旧笑着,好生劝慰。

  “你的事我自然不便插手,只是强扭的瓜不甜,人家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何必拽进这个我们自己都厌弃的宫廷。”

  “四哥,你这话可为时过早些了,谁说我要把瓜强扭,胥九狸年纪尚小,怎懂得何为情爱,她与玹玉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日后说不定赖着我赶都赶不走。”

  齐尽陌满怀信心,对齐衍墨的言语丝毫不屑。

  齐衍墨听着,未应,只是一笑了之。故自看着书,呡了呡杯中清茶。

  也是,齐衍墨自己都不知何为情爱,怎有资格评判齐尽陌,他本是个不争不扰的性子,作为兄长,不过就是提点几句,齐尽陌听与不听,都无所谓之。

  顿时,二人又复了沉默,你做你的,他干他的,似乎毫无牵扯,又十分默契。

  齐尽陌不像齐衍墨,可以一坐便可待一天。难得安静了个把时辰,就已然坐不住了。

  起身顺了顺衣衫的褶皱,宽袖拂过,往庭院大门走去。

  齐衍墨放下书籍,悠然地呡着茶。

  “果然,就陪我待了一个时辰就坐不住了,又要去哪?”

  齐尽陌止步,回头看着齐衍墨怡然自乐的模样,叹息。

  “我自小就散漫惯了,怎受的了这股憋闷劲,四哥还是自个儿享受这份恬静吧,我还是得出去逛逛,比起四哥的品茶阅籍,我还是觉得风花雪月来得较为实在。”

  言罢,健步走出庭院,就留齐衍墨和那半掩的书卷。

  微风拂过,清凉舒透,齐衍墨捋起鬓间碎发,故自笑了笑,摇摇头,又拿起书卷,孜孜品读。

  

童裔落羲

深夜惊扰,两眼打架,请收下童裔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