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八章 疑云重重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1637 2020-07-17 13:03:07

  族长下意识地用衣袖遮了遮正如沸腾了一般的混天石,这件事情太大了,也太过于蹊跷,他不允许自己尚未清楚始末前有任何事端发生。

  圣血已尽,身为族长的他虽然一直等待着天启,却也只是怀揣着希望的绝望,圣血不可能凭空出现,所以眼前的少年绝不可能是圣血,那只有可能是凤血神族,那就意味着,圣血尚未尽!

  智王智善王后和小公主都已经殁了,难道是小公主死而复生了?

  想到这里,族长平白出了一身冷汗,小公主已经入殓了十多年之久,尸身已变成了什么样子都难说啊……实在是匪夷所思……

  他抬头正对上吉同样惊异的眼神,吉显然也看到了混天石的异样,也同样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吉微微蹙眉,族长已经太久没有动作了,再这样下去,即使他用衣袖遮住混天石也将无济于事,便小心地向族长摇摇头,示意他继续进行仪式。

  看到吉的暗示后,族长强自镇定下来暗暗用手抹掉了尚未渗入石中的血,混天石旋即恢复往常的黝黑,只剩下些许余温。

  一切恢复如常,族长继续进行下一个孩子的验证,然而脑子却依旧沉浸在思考中,如今的情形需要他尽快理清一切把控一切。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祀血礼年年都在神族都举办,怎么今年这个少年突然就变成了凤血?

  他兀自摇了摇头,无论如何,混天石不会有错,这个少年一定是凤血,有凤血的出现就一定代表有圣血,且先不论凤血突然出现是不是代表圣血也突然出现了,倘若如今圣血还在世,那左丞到底知不知道?

  不会,凭着左丞那个脾气,若他知道有圣血的存在,一定早就采取措施了,不会等待十年。

  而且凭着这十几年混天石年年沉寂来看,左丞一定跟自己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莫非真是小公主死而复生?族长的脑子嗡了一下,凤平自古以来离奇的事情颇多,所以神族才会如此深入人心,若现在说圣血小公主突然复活过来,想必也是高兴大于惊愕的。

  一番推测弄得族长心里痒痒的,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小公主的金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礼教规矩锢着,他恨不得马上就去陵寝查看。

  “族长大人今天辛苦了。”吉给刚结束祀血礼的递上一方热帕。

  “今天那些孩子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可都一一都安置好了?”

  “族长大人放心,都安置好了。”

  族长接过热帕,把它披在脸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的确是辛苦,那个少年是谁家的公子?”

  “是原郎大人的公子,名杞。”

  “区区原郎将。”

  “而且……公子杞是原郎大人侍妾所生庶子。”

  “当真?”族长大人一把拉下脸上的方巾,“神族凤血出身竟如此寒微?”

  吉双眼直视着族长缓缓点了点头,“族长大人,祀血礼年年都在神族后嗣中甄选,如今才……您说,这中间会不会有蹊跷?”

  族长双眉紧蹙,“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也想到过,虽说有可能是有人暗中设计想借这个孩子做文章,但是,混天石是绝对不会错的。”

  族长接着说,“而且我让你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也是想静观其变,如果是有人想借题发挥,今夜,一定会有所动作!”

  吉轻轻地点点头,“只是,族长大人,若最终坐实了那个少年是凤血神族,但我们却找不到圣血,届时,可如何是好?”

  族长沉默了半晌,“如果没有圣血,哪怕再多十个凤血也是枉然。”

  他挥手让吉先下去,把凉透了的方巾丢回脸盆中,轻轻叹息,不过,只要有一丝丝迹象表明有圣血,就表示凤平还有希望。

  他朝着窗口硕大的月亮庄重地行了一个大礼,默默在心中祈祷。

  天定的凤血神族只是一个小小的原郎将庶出的孩子,身份卑微,在圣血还朝的事情上毫无助力,而且无论左丞大人知不知道圣血的存在,他代王上坐的好好的,还立了东宫太子,想着他的千秋大业,又怎会甘心还朝于圣血?

  族长眯了眯眼睛,如果大张旗鼓地找寻圣血,左丞说不定会先于自己把圣血找到,届时便会让圣血深陷险境,后果将不堪设想,他眉头的沟壑又深了几许,究竟该怎么做才是万全之策~

  朦胧的月光让瓦片上的银白变得似雾气般萦绕。

  ……

  “叮铃,叮叮铃,叮铃”,风铃的声音在月色下显得悠扬而慵懒。

  “呼”,一个人影从李大夫的内院西墙闪进,

  “怎么你亲自来了?”

  “李大人,今天发生的事情,非同小可,进屋详述。”

  大夫一挥衣袖,做了个请的手势,关殿门之前警戒地向周围看了一圈,确保没有人跟踪后才紧紧地关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