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十一章 花灯会记(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1212 2020-07-18 20:04:51

  “哎呀”,灵儿极力压低自己疼痛的声音,“不行,我胳臂被划了。”

  “小姐,小姐,疼不疼,能过地去么?”

  “不是特别疼,有点发木,我先过去再说吧。”

  趁着月色,槟儿忙检查灵儿左肩的伤势。

  “哎呀,小姐,流血了,快拿我的帕子按着。”

  “又是这个破洞,上次就把我的衣服划了好大的口子,可是,我记得上次划破的右肩啊,怎么左边也有这么尖的地方啊?”

  槟儿几乎要哭出来,“是奴婢不好,本来想着洞太小怕再划破小姐衣裳,就在没人注意时拿花匠的锄头砸了砸,因着怕引人注意,就没自己先试一下,准是那时弄出的新棱角害了小姐,呜呜呜”

  “别哭别哭,不怪你,也怪我,想着这次不能把衣裳划破就特意往左边靠了靠,才弄出这伤口来,没事啦,你看,多亏你带了干净的帕子,已经不流血啦,走吧,快去花灯会吧,我都等不及了。”

  槟儿自责地允诺,抽泣着站起来,然后小心地把沾了大片血迹的帕子收好。

  ……

  花灯会刚刚开始,整条街熙熙攘攘,别说过马车了,就连过个单骑都困难,不只有花灯,小商小贩也趁着这股热闹劲发大财,有卖馄饨,煎包,小笼的,有卖花饼,花茶,熏香的,有捏糖人的,画糖画的,有套圈,街头卖艺的,映衬着满街满河的花灯,灵儿心里想着,就算钻狗洞划伤手臂也是值得的。

  “快快,那边有花灯车巡游,快走快走!”

  一堆人熙熙攘攘地就往街另一头挤,这股冲劲大到让原本站立在河边弯腰赏灯的灵儿站不住脚,还没来得及叫出来就直直地往河里跌。

  “小姐!”

  看着慢慢在眼前放大的黝黑河水,灵儿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冰凉的河水,然而腰上被一个较大的力道一收,身体竟停在河面的上空。

  灵儿慢慢睁眼,眼前竟然是祀血礼那天佩绿绸丝的少年,这么近距离地盯着看,那少年的眼睛有说不出的潇洒柔情,让人没法移开眼睛。

  “姑娘,你没事吧,来,手给我,我扶你上岸。”

  “多谢公子相救。”灵儿忙收起眼神,恢复大家闺秀该有的姿态,娇羞地把手放在公子手上,也不敢抬眼去看。

  “你,你竟是……!”

  还没等灵儿抬头去听他说了什么,又一堆人挤了过去,下坠又继续了。

  “小姐!”

  “啊,公子!”,小厮的叫喊声也无济于事。

  “噗通,通……”

  “嘶”,左肩的伤口遇了水疼痛刺骨,灵儿边扑腾边往下沉,喊叫用去了肺里的空气,又无法呼吸到空气,她一连喝了好几口水,几乎觉得要去鬼门关溜达一圈了,直到一双手从身后把自己托起,脸碰触到空气时,她觉得自己终于得救了。

  “姑娘,你还好吧?”

  “咳,咳咳”,吸入的空气让喉间发痒,止不住地咳嗽,灵儿也管不了自己正湿漉漉地躺在少年的怀里,只能边吞水边支支吾吾,“我,还好,多……多谢公子。”

  衣服浸湿后尤为沉重,公子费力地一步一步走向岸边的阶梯,反倒给足了灵儿仔细端详他的时间。

  晶亮的河水挂在少年的鬓发上,映着银色的月光,让少年的皮肤显得清透无比又带着朦胧的仙气。

  眉骨鼻骨高度恰到好处,眸子深黑又不显得算计,溜溜地在眼眶中打着转,氤氲着水汽,透出他这个年龄遮掩不住的稚嫩和俏皮,唇即使在月色下也不暗淡,透着健康的淡红色,看着是水嫩嫩的柔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