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十六章 螳螂捕蝉(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1333 2020-07-21 12:09:22

  族长一言不发,脸上愁云遍布,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现在如果贸然承认圣血小公主还活着,恐怕左丞势利会对圣血公主不利,况且这圣棺中到底有何乾坤还尚未有定论。

  本来他为了保护杞而让他以幕下学生的由头入住族长府邸,如今左丞被这样一发难,结合着前几日漫天的谣言,只要稍做联想,他背后的势利一定可以察觉到异样。

  他静默着,暗自下定了决心静观其变,顺势而为。

  “太尉,你何出此言!”左丞大人额头青筋暴起,双眸死死地紧盯着太尉。

  侍女几乎是呐喊着咆哮着,“因为左丞企图取圣血而代之,棺木里面放的根本就不是圣血小公主!真正的公主已经被智善王后送到王宫外。”

  一语既出,殿下群臣一片沸腾。

  “简直荒谬,胡言乱语!”左丞瞪大了的眼睛里因为愤怒而布满血丝,“倘若本丞为了维护王族安宁要受如此诬陷,那就请族长大人开棺验证。”

  “奴婢有证据,”侍女膝行到族长的脚下,泣不成声,“还请族长大人开棺亲验,圣棺中的尸体根本就是剥了皮的狸猫,是奴婢亲自裹了小公主的襁褓放进去的,还请族长打开圣棺,在各路大人们面前验明,棺中所谓小公主的圣体背后是不是有一段长长的尾巴!”

  果然棺中大有蹊跷!

  族长觉得火候已经差不多,他眯着眼睛看了看一脸不可置信的左丞,低头不语的大夫,胜券在握的太尉,以及义愤填膺的侍女,然后向吉使了个眼色,“既然事关圣血存亡,那就不得不查个清楚了,吉,准备法器开小公主圣棺。”

  吉先对着棺椁狠狠磕了三个头,群臣也忙不迭地跪下行礼,而后外椁内棺依次打开。

  纵使贵为公主的圣棺,也难逃时间的消磨,十几年的封存,棺内的气味让群臣想掩鼻又不敢动,忍来忍去把眼泪都憋了出来。

  吉总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从容不迫又恭敬万分地把盖在小公主圣体上的金箔掀开,又慢慢拿开镶满宝石的福寿童子戏翁金丝嵌图锦缎,圣血小公主的襁褓才算真正露出来。

  因着左丞说智善王后孕中惊厥才导致早产出死胎,所以襁褓里面目难辨的小小身体已经变成了干瘦的紫黑色,

  族长再三行礼后用手剥开襁褓看个究竟。

  拂尘被重重摔在地上,整个大殿瞬间安静了下来。

  “左丞,圣血小公主襁褓里为何会有一条尾巴!本官希望你能给整个凤平一个解释。”

  左丞不可置信地上前朝圣棺里看,只一眼,脸瞬间变成了灰木色,“族长大人,当日回宫时就听闻智善王后已经仙逝了,至于圣血小公主,本官也是第一次见……一定……一定是这个贱婢,许是被敌国收买,许是另有所图,所以偷换了圣血小公主!”

  “左丞大人,下官耳中听到的却是谋朝篡位之事。”太尉站起来上前直逼着左丞连连后退,“族长大人,当日左丞善自进入王宫时,智善王后听闻智王秋狝驾鹤西去悲伤不已,早产出一个健康的女婴,因着对智王去世的原因存有疑虑,不敢轻易辨别左丞入宫的来意,所以秘密派遣贴身侍女把女婴换成眼前这物什,当日送出宫。”

  “待到奴婢回来时……”,侍女泪如雨下,悲愤交加,颤抖着指着左丞,“王后娘娘就殁了!整个王后宫中……半点活口都没留下,这贼人反而自诩为王,奴婢惊恐难当,趁当时宫中混乱,随便顶了一个人的名字去了没有人愿意去的皇陵守灵,这才苟活了下来,自那以后,奴婢日夜难寐,左思右想不得其解,智王一向身体康健,如何在秋狝中一夕病逝,定与这贼人脱不了干系。”

  “贱婢!休得再胡言乱语!”电光火石之间,左丞夺了吉的佩剑,直直地向侍女刺去……

  “不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