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十八章 黄雀在后(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1387 2020-07-22 12:10:54

  大夫府内,热闹非凡。

  为了不传出非议王室的闲话来,整条街清空由重兵把守,

  “栀儿,来,见过族长和各位大臣。”

  轻纱后一个女孩从椅子上盈盈起身行礼,声音软糯让人听之无骨,“栀儿见过族长和各位大人。”

  “族长大人勿怪,栀儿……公主从小深局闺中,尚未出阁的姑娘不宜见如此多男子。”

  族长微微点头,“卿教导得十分得体,我们开始吧?”

  大夫颔首,吉递上银针和混天石,由侍女传递进纱帐后,须臾后,银针和混天石被传递了回来,混天石凹槽里有栀儿的血。

  就在群臣的直视下,混天石发生了剧烈的反映,仿佛在用石中所有的灵体进行抗拒,族长眼中含泪,激动而又感激地看着大夫,几欲跪下,大夫也是泪眼婆娑,微微点头扶住族长,

  在群臣的唏嘘声中,右相拨开人群不可置信地挤到最前面,而眼前的一切容不得他有半点否定,只有圣血和凤血神族才会让混天石发生变化,栀儿并非神族,那她一定就是圣血公主。

  族长终于忍住了激动的颤抖,郑重地转身,双臂高举混天石,

  “恭迎圣血公主还朝!”

  复又转身,盈盈拜下,大夫试去眼角的泪水,协同群臣一起跪下。

  右相也赶忙随着跪下,脑中却一片混乱,眼前纱帐后的是圣血公主无疑,然而自己亲手从那死去的侍女手中接过了灵儿也是千真万确,既从未听说智善王后有双生迹象。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自己亲手接回的灵儿在漫漫的成长过程中被人偷换了,或者说,被大夫偷换了,变成了眼前的公主栀。

  右相皱了皱眉头,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还好自己没有冲动地站出来,不然照顾圣血不周的罪名是一定逃不掉了。

  大夫在协助左丞期间虽然贪恋权势,但对凤平也算是尽心尽力,事事亲力亲为,虽然换走圣血的手段卑鄙了些,到底是还朝给了圣血,而且丝毫没有牵扯到右相府,这也算得上是右相府之福。

  至于府上的那位,总算是从孩提养到了现在,当做嫡小姐继续养着,也算是缘分一场。

  想到这里,右相暗自轻舒了一口气,名利从来不是我徐某所求,如此也甚好,他释然地露出了久违的轻松笑容。

  “恭迎圣血公主栀还朝!”

  公主栀缓缓站起,端庄地回了一礼,“众爱卿请起,栀儿一谢养父,大夫大人的养育之恩;二谢真五等叔叔伯伯们的眷顾;三谢凤平之神垂帘我凤平,栀儿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背负的责任与使命,往后我凤平将圣血永昌。”

  “圣血永昌”

  “圣血永昌”

  “……”

  当夜的繁荣热闹过后,公主栀便被悄悄接回宫中,宫内的守卫从内到外连夜撤换,从来都没有过如此大的阵仗。

  真五等大人们在宫中安排好守卫、衣食、祭祀等所有事情后,才依次漏夜回府。

  今夜凤平的月色及其朦胧,似美人半遮面,连路都难以看清。

  族长和大夫同坐一辆车,晃晃悠悠在小路上,

  “大夫,不不,国杖大人。”

  “族长老兄,你我又何必客气,况且圣谕还没有下。。。”

  “难为国杖大人还肯赏老夫几分颜面,圣血公主金口已开,今天开始叫和明天开始叫又有何分别?”

  “族长大人您太客气了”,已经升为国杖的大夫觑着族长有话要说,“族长大人您有话请讲?”

  “国杖大人,不瞒您说,在上次的祀血礼上,天定的凤血神族少年就已经出现了,现在正在我府上小住。”

  “哦?是哪家公子?”

  “这个……”,族长有些难以启齿,可这天定的姻缘,自己也没有半点办法,“原郎将的儿子公子杞。”

  “原郎将,嗯~”,国杖略微思索,“既是天定的姻缘,也是原郎将的福气,出身倒不是问题,武官关系到凤平的安全,您看进个中郎将进中书省如何?”

  “还是国杖大人思虑周全”,族长对于国杖的安排显然十分满意,这样杞身后神族的势力如今也算旗鼓相当不相上下了。

  凤平城今夜氤氲着十几年来从未有过安逸和祥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