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二十八章 防微虑远(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1314 2020-07-27 12:33:34

  郊外不知名的树林中,整个和亲队伍停驻休息。

  坐了半日的轿子,快连腰也直不起来,灵儿离了轿子想舒展下筋骨,将士却团团围着不让走远,无奈之下她只得在轿子周围站着,楞楞地盯着树荫外太阳下的蟋蟀,一动不动。

  阳光虽好,心情却依旧十分闷沉。

  说是出于安全考虑,却像犯人一样圈禁着自己,父亲说的果然没错,自己牵连着凤平几十年的和平,是不会让自己出事情的。

  “小姐!小姐!”

  熟悉的声音让灵儿抬头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跑来的竟是槟儿!

  “槟儿!”

  围守的将士见两人认识,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也就把槟儿放了进来,

  槟儿眼泪奔涌而出,执着灵儿的手,“小姐,小姐,怎么小姐被送了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就成了和亲公主?”

  “这个…一言难尽”,灵儿心中突然酸涩难言,委屈涌上喉头,她深吸一口气,企图把情绪压下去,然而眼泪还是顺着她微笑的唇角滑落,

  “反正已经这样了,圣国富饶,总算不是一个坏去处。”

  “听闻那圣国皇帝都已经年过古稀,小姐…”,槟儿心疼地住口不再说下去。

  灵儿唇角再也笑不出,轻轻叹了一口气,“全当是以己一身,求凤平安稳经年。”

  槟儿也不欲再提伤心事,反正小姐去哪儿自己的家就在哪儿,心疼地摸着灵儿的手,“小姐,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着小姐。”

  “槟儿,还好有你…对了,你是如何跑出来的?”

  “小姐,是老爷让我跟着小姐的,他说我自小伺候的,总比别人伺候得精细些。”

  她用手摸了摸槟儿微乱的鬓发,像亲人一样看着她,“还好还有你,总算爹爹还念着我…,只是往后要跟着我远走他乡…委屈你了。”

  槟儿莞尔一笑,“奴婢不委屈,只要跟着小姐,奴婢就开心。”

  ……

  凤平后宫正宫内,虽有同样的阳光明媚,却不十分温暖。

  国杖大人在正殿向已经贵为王后的公主栀请安,养父女两人许久未见,甚是想念,于是摒退了左右,说几句体己话也是无可厚非。

  “父亲,徐灵儿留不得!”

  国杖略微思索,压低了声音,“可是,她如今身份特殊,一身系着凤平与圣朝的百年交好,轻易动不得,而且,她已经被送去和亲,此生是回不来了,你就安心地当你的昌延王后吧,最好能有所出,这样也能延续我李家血脉于王室!”

  “我要她死!”

  国杖皱了皱眉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栀儿紧紧咬住后槽牙,不动声色地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

  “父亲,女儿思虑良久,虽然她已经被送去和亲,但圣血终归还是存在于世的,王上虽是凤血神族,但我终归不是…万一战事紧张,女儿败露,那时右相一定会讲清楚始末…”

  “如果,她死了”,栀儿贝齿微启,笑容在唇角弯成好看的弧度,左眼眉毛轻轻一挑,“那不就是死无对证?那丫头的血着实会让混天石翻腾,但群臣实实在在看到的,认为的,却是我栀儿的血,即使我生不出圣血后嗣,到时她已然死了,就凭右相那个看右相府比什么都重的性格,他一定不愿牵涉其中,保准他一句话都不敢说,那即使我们说这就是天启,废圣血,拥我后嗣中贤者为王,也就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果然是我女儿,着实是心思缜密”,国杖的赞许之情露于眉眼之间,自从知道那丫头是圣血后,她早就成了自己的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同时他又免不了担心,“话虽这样说,可终究她已经是凤平的和亲公主,恐动了会引发战事,届时岂不是得不偿失?”

  “女儿有一计”,栀儿贴近国杖的身侧,“只不过需要借爹爹的死侍一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