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五十五章 偷天换日(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030 2020-08-07 10:10:00

  露儿听到这话,脸上红也不是黑泽不是,因为涉及到她侍奉的两位正主,也不敢妄加评论,只得尴尬地陪笑了一下,转而向着灵儿,

  “你听到啦,都已经给你安排妥当了,已经仁至义尽了,我还要回去侍候小姐,就不奉陪了。”

  灵儿忙屈膝行礼,“多谢露儿姐姐。”

  露儿和那丫头也相互行了个礼,而后露儿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灵儿小姐,请…”

  “是…”

  礼罢灵儿便跟着那管事丫头进了内院,七拐八拐的直绕得灵儿头疼,终于到了一个小院落才停下脚,管事丫头和门口的两个侍女点头示意,又回身面对着灵儿,

  “小姐,此处便是小姐您在入宫前的临时居处,入宫之日大约在两个月以后,在此期间,这两个便是临时服侍小姐的人,可供小姐您随时差遣,每日的吃食和衣物奴婢会按时差人送过来,同时,负责您学习礼仪和规矩的教导姑姑也会按时前来。”

  那管事丫头话锋一转,“只是有一点小姐需要谨记,府院复杂难行,还请小姐尽量不要踏出此院,小姐如果有什么要求尽管跟这两个侍女说,倘若实在需要出院门请务必戴上面纱和斗篷,只因关系到皇宫,事无巨细,必须谨慎周全。”

  灵儿盈盈拜下,“是,多谢。”

  待那管事丫头走了,灵儿便又跟着门口的两个侍女往院内走。

  这院落,虽比不得自己在右相府的宅院,倒也算雅致,进了院门就是一方清池,池中红鱼莲花甚是好看,曲廊的尽头便是一小殿,进门是正厅,左边是方塌,梳妆台和茶桌,右边屏风后是一方雕花大床。

  果然真是个好差事,本想着囫囵有个大通铺就够了,没想到是一人一院外加两人侍候,竟像个正经小姐的样子了。

  灵儿在茶桌刚一坐下,侍女就端了茶进来,“来,你们同我一起坐下闲话家常,你们叫什么?在这儿做多久了?”

  两个侍女相互看了一眼,看起来年龄大一些的人先福了一福,眼眸连抬也不抬,

  “胡姨有交代,不允许我们与小姐们过从亲密,小姐您以后是要飞黄腾达的人,奴婢等不敢高攀,所有小姐该知道的想知道的,教习姑姑会一一告诉小姐,如果小姐没有其他吩咐,奴婢便先退下了。”

  灵儿看这两个人实在是木讷,无奈地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整个殿中便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只片刻后,两个侍女便分别捧着衣物和吃食进了殿,也不多说话,只依次轻轻地把饭菜放在桌子上。

  竟有荤素两菜一汤一点心那么多!

  灵儿嘴里的口水像流不尽一般,又怕自己许久没吃过这样的好东西吃相会太难看,便支开了侍女们开始独自一人享用。

  只眨眼间,茶桌上的菜和糕点就已经告罄,只剩下半碗汤了,灵儿停下汤匙脸上有些羞,这半碗汤说什么也不可以再喝了,一是自己的肚子已经涨了起来,二是盆碗皆空地端出去实在难堪…

  饶是这样想着,她还是重新拿起汤匙再喝了一口,这样扔出去也着实是可惜了,于是又多喝了一口,就算自己今日是因为舟车劳顿吧…

  肚子饱了后她就把精力放在了衣物上,衣物端端正正地被放在托盘上,灵儿伸手摸了摸,虽然算不上好料子,但也绝非寻常人家可以穿得起的。

  衣服上面放的是面纱和斗篷,纱纺得十分密,她把纱放在手心上,竟然丝毫不会透露出脸庞,这要是遮在脸上,从外面是丝毫无法分辨的。

  若无急事不可出院落,出院落必须要带面纱和斗篷,灵儿眉尾略挑,当真是皇宫规矩森严的缘故?

  托盘底下竟然还有本书册,只露出它的一角,其余的部分均用衣物遮盖着,不像是手误放上去的,倒像是故意这样露出一角引人注目一般。

  “赵…?”,灵儿拿起书册,不由得照着封面读了出来,她疑惑地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男人的画像,旁边用小篆注着:

  “徽州县丞,赵平启。”

  灵儿略微思索,按照她之前的推断,想必,这应该就是自己要替的那家小姐的父亲了。

  说起父亲,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徐右相,那个慈爱谨慎,却时时以徐府利益为重的人,十几年的朝夕相处,难以忘却的养育之恩,对于他,也并非一两种简单情感的堆砌。

  但是,自己真正的父亲应该也是温柔的吧。

  如果自己真的是圣血,却连她真正父亲智王的画像都没有见到过,心中的酸楚简直要把自己淹没。

  如果自己不是圣血…就算是野孩子,也是有自己的亲生父亲吧,他会不会也像画像上的这个男人一样有着难以察觉却确实存在的温柔,是那种对自己女儿的宠和溺。

  她伸手摸了摸画像上的那个男人,这个叫做赵平启的男人,纵使画像上的他有着仕途官宦的威严,毕竟,他会为了自己的掌上明珠不惜重金犯险。

  再看自己,孑然一身,自己命中怎么就注定没有这样的温柔,什么圣血,什么王室,自己若出生在寻常百姓家,双亲健在,手足和睦,总也不会受到这般重重苦楚!

  这样想着,心里越发难过,她重新合上画册,不欲再往下看,她朝窗外看去,绯红的火烧云在天边静似一副画,不过好在,今日终究能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来人…”

  侍女应声进门,

  “把这些收起来,我身上乏得很,帮我准备热水洗漱休息吧。”

  “是,小姐。”

  ……

  这么许久以来,自己第一次从温暖舒适的雕花大床中醒来,没有浑身的黏腻和臭味,被子上甚至有些许芳香。

  灵儿微微笑了一下,闭上眼睛翻了个身,经过之前的许多后,她觉得人生在世不过就是为了一口饭一个舒服的觉而已,而那些断你饭食,毁你巢穴之人,就是敌人,需解决了他们才能复得安枕,复得幸福。

  想到这,灵儿又忙起身坐起,大仇还未得报,自己怎么可以这般好了伤疤忘了疼,现在显然还并不是安枕的时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