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五十七章 偷天换日(三)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073 2020-08-08 10:10:00

  孙姑姑轻轻地摇了摇头,“所谓的彻底变成的意思,就是连你自己都要相信自己是赵家的女儿,所以才会给你这个名册。”

  孙姑姑看灵儿的神色还是一片茫然,便继续解释着,“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你需要牢记父亲官职,父亲官职的升迁顺序,赵府的全貌,赵府临近街区的世俗生活,主母的样貌性格,入宫前家中姊妹兄弟等等等等,在接下来到你二十五岁的时间内中,你要彻底把这些当做你真真正正经历过的过去。”

  灵儿心下了然,轻轻地点了点头,“那请问姑姑,那赵家之流虽不是大官毕竟也是正正经经的仕家,为何连他的女儿也要入宫做宫女?”

  “大约从圣朝伊始就有这个规矩了,兹官女儿可以参加选秀入宫做主子,若未得遴选入宫,可自行婚配,地方官员若有女儿则需要择选其中一个入宫侍奉至二十五岁即可自愿归家,在宫内期间,位分和俸禄基本等同于女官,偶尔有被皇帝瞧上眼的,一夜也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主子了。”

  “正好,家中略微殷实的家庭会借托胡姨把自己原来仅可以成为宫婢的女儿以宫女的身份入宫去?一方面每月能有得体的俸禄,一方面又可二十五岁出宫配婚,万一能有个好运气,翻身成为主子也是暗地里可以光宗耀祖的事情”,

  灵儿垂眸转了转腕间的翠玉,“那万一被告发怎么办?就算没有被告发,却被皇帝瞧上了,那宗庙怎么办?总不能现在就让我入赵家宗庙吧,想必赵家也是不同意的。”

  “告发是不可能存在的,首先赵家不会说,你的母家不会说,至于其他人入宫的宫女,你们之间在这儿相互难遇见,入宫以后混在其他宫女中也就更难辨别了,至于我们,我们和胡姨都长着同一张嘴。”

  “至于宗庙”,孙姑姑又把名册放回到桌子上,“小姐以后的荣辱将和这里没有任何关系,万一被皇帝瞧上,赵家也只会说因为小姐娘亲身份卑微,之前难入宗庙,重新补上也就是了。”

  “不过,因着小姐宫女的出身,身份自然和兹官家女儿不同,就算变成主子,往后位份上的晋升也会有掣肘,位不高就没人会注意,旋即你身上的问题也就不会太引人注目,自圣国开国以来,你可有听闻任何以宫女身份飞黄腾达的先例?皇宫中人多,事儿也总是多的。”

  灵儿放下手中的茶盏,莞尔一笑,“多谢姑姑细心解惑,另外,请问姑姑,咱们这个郡县叫什么?”

  “听小姐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

  “穷乡僻壤之地而来,不值得一提。”

  “凤平历来人杰地灵,怎会是穷乡僻壤之地?”

  “姑姑!?”

  “这里是华,小姐已经在这儿了,您就已经是徽州县丞赵家小姐,至于您为何会在这里,之前在哪里,这些和郡县名字叫华都一样无足轻重。我只是想提醒下小姐,徽州口音较小姐母国要重很多,我所听出的,想必小姐再也不愿旁人听出,希望小姐勤勉以待。”

  灵儿见孙姑姑不愿深究也不甚在意,略微松了一口气,起身福了一福,“多谢姑姑成全。”

  “再无其他疑问?”

  “再无。”

  “……”

  两月之期在这一刻就算正式开始了,据孙姑姑所言,灵儿需要保持对自己名字的机警,这并不是两个月可以训练出来的,所以需要沿用灵儿的名,仅更改姓氏,唤为赵灵儿。

  这个地方的严谨程度超出灵儿的预想,过去没几天,孙姑姑便派人依照着灵儿的样貌绘制了赵灵儿母亲的样貌,就绘制在名册的空白页上,同时也算填补上了灵儿心里缺失的那一块。

  “依小姐看,母亲的姓取何为好?”

  灵儿略微垂眉,复又抬头看着孙姑姑,“就沿用我母家姓氏,徐,就好。”

  孙姑姑在那虚构出的母亲画像的右下角用娟秀的字体注上,“赵徐氏。”

  灵儿顺势接过刚画好的母亲画像,几分像自己,几分与赵县城的夫妻相,若这女子真的从画中走出来,和自己以及那赵县丞站在一起,当真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人一般。

  “画师的手,可真巧。”灵儿由衷地喃喃自语。

  孙姑姑轻笑,“可是画得与你生母的样貌有些神似?小姐您生得那么端庄好看,想必你的生母一定也是一个数一数二的美人儿。”

  灵儿轻轻抚着画像,尽力想象着她真正生母的长相,“我从未见过我的母亲,我是随着我的养父长大的。”

  孙姑姑顿时语塞,“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要提及你的伤心事的。”

  灵儿莞尔一笑,目光却丝毫不舍得离开画布半刻,“没关系的,养父待我一直如同亲生女儿一般,我已经很幸运了。反倒是我要谢谢你,让我往后终于有了可以去思念的容颜。”

  孙姑姑抿了抿唇,心下觉得灵儿身世可怜,可这种悲伤也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安慰的,想来想去安慰的话也无从下口,便最终也没能继续这个略显沉重的话题。

  而与此同时,同一明月光影下,是远去数百里的另一处,风平宫中。

  这里的主人刚刚才得到了八百里加急从圣朝传来的噩耗。

  “王上可是在为右相嫡长女在圣国遭兴国的毒手致死而伤心?”

  听到是栀儿的声音,杞忙不动声色地把眼角泪水拭去,

  “芳华年岁,为国去兮~”

  栀儿上前轻轻挽住杞的手臂,“还请王上厚待于右相府,以表宽慰。”

  “这是自然…”

  栀儿嘴角存有难以察觉的笑意,神态却十分悲戚地靠在杞的肩膀上,再落下两颗纯洁无瑕的泪珠,仿佛美人相惜。

  实则,她却微微抬了抬下颌,小心又带些痛快地觑着杞的脸色,就算杞再念那贱人,尊贵无比的圣血公主如今也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本来以为这传闻中有天地庇佑的圣血公主会十分难搞,甚至她都做好了迎接任何诡异事情或者天象的充分准备。

  结果,这足以撼动整个风平的贵女,下场也不过只一纸文书足以书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