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六十三章 事与愿违(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075 2020-08-11 10:10:00

  灵儿也顾不上鼻尖的汗珠,不动声色地看了姼儿一眼,只见姼儿面色惨白,双唇紧闭,眼眶中隐隐约约闪着泪光,

  “姼儿,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么?”灵儿慢慢靠近姼儿,压低声音。

  姼儿轻轻一抖,只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灵儿又不动声色的站直,联系着之前肖氏女子那深深的两眼,莫非是与那跋扈的女子有关系?

  想到这儿,她伸出手轻轻握了握姼儿的手,“先专心在分房上吧。”

  待那肖氏女子坐定后点头示意可以继续,典礼大人便又站起来宣布,“一会儿会有内监引领各位去偏殿,各位只需要按照指示做就可以了,记住整个流程结束后请回到此处,稍后会有内监宣布分房结果,流程中每一步的考核都希望大家放入足够的重视,因为,此次考核不过关的人,将会被贬为宫婢。”

  满宫哗然,姑娘们本以为仕家女儿入宫已经算是委屈了,没想到劳什子考核不通过还会被贬为宫婢,那岂不是一辈子凄凄惨惨老死在宫中?

  关于这些,孙姑姑自然是跟灵儿说过的,所以她心里倒是没有太多的慌乱。

  孙姑姑说过,由宫女贬作的宫婢自然还是与普通的宫婢不一样的,二十五岁仍然能有出宫自由婚配的机会,只是需要去做粗重的活计,俸禄也没了。

  饶是如此,倘若这样过到二十五岁,手指四肢粗笨皮肤粗糙,硬生生熬成了操劳妇人,尚未婚嫁就已经成了辛劳操持的黄脸婆,即使归了家,也难找到好人家了。

  所以纵使典礼大人在分房前,对于宫女贬斥为宫婢的规矩也多做了这样的解释,殿中的仕家女中依旧笼罩着难以名状的紧张和压抑感,姑娘们一个个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巴不得一会儿幸运之神可以罩着自己,发挥到最佳的水平。

  ……

  “肖姑娘请…”典级大人们跟在肖氏后面鱼贯而出。

  其实,考核倒也不是特别难,之前在胡姨那边都有针对性地教过,即使有宫女没有做过针对性的训练,凭着仕家女府内的教养,大多应该都可以过关的。

  灵儿着意在礼仪方面做的十分好,就测试的成绩来说,她十分有信心,若说能进御前侍奉都不过分。

  ……

  “你怎么样?”灵儿在熙熙攘攘的正殿中找到完成了考核刚刚走进殿的姼儿,瞧见她脸色依旧不是很好,便赶紧招呼她到自己身边来。

  姼儿几近绝望地看着灵儿,眼圈微微泛红,“做的再好又有什么用…我多半是要被贬作宫婢了。”

  “不会的…”,灵儿见她焉焉的不欲多说话,也就不好多问,只轻轻地拉着姼儿的手,希望可以传给她一些希望的力量。

  就这样,所有宫女挤在殿中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后,终于等到了一个拿着名册的内监进了正殿,旋即,正殿中又恢复了安静,

  “……”

  “徽州县丞赵氏之女赵灵儿,尚制局。”

  灵儿太阳穴突得一跳,明明她在考核中着意侧重了礼仪方面的考核,本以为自己最低也是到哪宫妃嫔正殿侍候,怎么想也没有想到会被分到尚制局,尚制局多为六宫嫔妃所用,这下可糟了,阴差阳错下,往后连见到皇上一面也是困难了…

  再不情愿,再抱有怀疑,灵儿也不得不屈膝行礼,摆出十分欢喜的神色,“下官多谢大人赏识…”

  被念到的宫女领了分配名单后需要立马离开正殿,灵儿临走前捏了捏姼儿的手,算是给予她安慰。

  但她心里清楚,如果姼儿真的跟那肖氏姑娘有过节的话,看肖氏那不容人的样子,她大抵是通过不了这考核了…

  去尚制局领了尚制女官的衣服后,灵儿回到自己房中的换下原有的宫装,准备把脱下的宫装交还给宫婢,明日就必须要到尚制局报道了。

  “吱呀…”,房门被轻轻推开,灵儿应声看过去,刚进门的姼儿一眼就看到了灵儿身上刚穿上的尚制局衣服,转身把门关严实,泪水便再也藏不住,蹲在地上哇一声便哭了出来。

  灵儿放下手中的衣服,赶忙把窗户也掩上,走到姼儿的身边轻轻地环抱住她,“你…你怎么样?”

  她不敢直接问姼儿分到了哪个宫,万一真的没过考核,自己若是这样直截了当地问,岂不是更要在她伤口上撒下一把细盐?

  “我…我被肖氏要去,明日为始,开始当她的宫女…时时侍奉她在身侧…”,姼儿抬起满是泪水的脸,一脸委屈地看着灵儿,身子因着巨大的委屈和愤懑而轻轻颤抖,哭得如梨花带雨,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可怜不已。

  “可是那肖氏姑娘不是还未正式册封,尚且不能算正经的主子啊!”

  “那又有什么关系,她父亲不日就上任了,皇上亲口点的肖氏入宫,所以她才能直接带着家生丫鬟进来,你看典级大人们对她的态度,和对待正经主子又有什么分别!”

  “我今天看你在正殿的神态,你之前…是不是与那肖氏姑娘有什么过节?”灵儿觑着姼儿的神色,看她脸上略有难色,想来自己来意明确,着实也无需如此多事,便加了一句,“你若是不想说,或者不能说,千万不用勉强,作罢就是了。”

  “我父亲就是从鸿胪寺少卿被贬为滨洲县令的…就是肖氏的父亲亲自参的,我父亲的过失被她父亲大而化之,皇上才迁怒于我父亲。”,姼儿就着灵儿的手顺势站起来,“肖氏现在把我要去她宫里,定是要想着法子虐待我,她父亲于前朝为难我父亲,她就想在后宫欺辱于我!”

  灵儿拉着她在茶几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奈何茶壶中连热水都没有,她只有把茶盏中的凉水倒掉,“起初我还怕你会被那肖氏女子施计贬去做宫婢,如今这样看来,倒还不如去别宫做宫婢来的舒心。”

  “灵儿,我怎么办…明天我就要去她那儿侍奉了,她肯定会使出全身解数折磨我的,你…”,姼儿面露难色,小心地觑着灵儿的神色,试探着说,“你可不可以跟内监说你想跟我换一换差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