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六十七章 推波助澜(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23 2020-08-13 10:10:00

  饶是姼儿再委屈,再不想去,她也要每天早起,在肖氏醒来之前赶到她身边,这是她职责所在。

  然后,静静地等待着日复一日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的虐待和消遣,这是她的命数。

  她似乎也开始接受了这个事实,没有人可以帮助她,抱怨哭泣通通没有任何起效,从那以后她的抱怨也少了很多,也再没提到过调班的事情。

  毕竟灵儿之前恶意揣测过人家,如今见这孩子确实可怜到冒泡,她又不免生了恻隐之心,恨不得立马能有个机会把一切兜出来,报复得痛快!

  ……

  尚制局依旧每日都开早会,在见到那稔儿给皇后做的屏风小样儿以后,灵儿就明白了天赋这个词的真正含义,自己做的样儿和稔儿做的确实不在一个档次上。

  如果说自己做的是精致的话,稔儿做出的样儿就是有‘灵魂的’,到底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技不如人,灵儿也就认得彻彻底底,只默默做好自己应该做的。

  在尚制局久了后,灵儿也感觉到了典制大人和掌制大人她俩为六宫做事的态度,也许正是曾经经过大风大雨的人,典制大人并不十分喜欢什么新奇的点子,设计和样式总偏好于传统的规矩的,但求有功但无过错。

  反倒是曹掌制每每都有新奇的点子,倒也敢于尝试,不过,好在有她的博文多识和独树一帜的天赋撑着,次次都会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如今有了稔儿这个极具天赋的人帮扶她,整个尚制局更是如虎添翼。

  肖氏的位份终归还是定下了,一跃成为肖宝林,迁居储秀宫,连同姼儿一块儿带了过去。

  然而姼儿仍然被每天使唤着做各式各样卑贱的活计,也许是因为储秀宫里住着的不只是肖宝林一个人的缘故,渐渐地有一些风言风语传了出来。

  多半是说肖宝林恃宠而骄,无辜折磨仕家女官之类的闲言碎语,宫那么大,这样的舌根自然是嚼不完的,而一切都在于皇后娘娘她这后宫之主想怎么想,想怎么做而已。

  “哎?灵儿,你听说没,储秀宫有个可怜人儿,仕家出身却被无辜安排做最下贱的活计,还被那位肖娘娘克扣俸禄,听说这仕家宫女几度寻死,结果被她主子威胁,说她要是再寻死就把她许给内监!”

  那宫女话还没说完,就被几个好事的御膳房宫婢围起来打断:“你们也听说了啊?哎呦,我跟你们说啊,你们可千万被跟别人说啊,我听去储秀宫送饭的宫婢说,有次去送饭的时候还看到那宝林娘娘把饭倒在地上让那宫女吃,啧啧啧,好歹是仕家小姐出身,过得竟然还不如我们宫婢好呢!”

  “听说…这个可怜人还是跟你们一个时间入宫的…灵儿你知道是谁么?”

  灵儿微微挑了挑眉峰,果然流言蜚语十分可怕,姼儿是被肖氏逼迫着干了些粗活脏活,也着实受了委屈,但后面的那些什么克扣俸禄许配给内监是什么情况?

  不过,既然已经被添油加醋成这样,自己不如再添把柴,让这把火烧得更旺些…

  这样想罢,灵儿挑了块看起来最辣的水煮鱼放到自己的嘴里,辛辣无比,她忍住不呼气,眼中立马热泪盈盈。

  周围的人一边抚慰灵儿一边面面相觑,更认定她是知道那个如此委屈的宫女究竟是谁。

  灵儿用娟子试着眼泪,“我跟你们说,你们千万别告诉别人,我知道是谁,但一直忍着不敢说,就因为两家世家的仇恨,一个女孩子刷整个宫的马桶,连内监的马桶都要刷,还动辄不给饭吃,活泼可爱的女孩子被折磨得一心想寻死…”

  “你怎么不去告诉皇后娘娘?”

  灵儿作势害怕到颤抖的样子,“呜呜呜,不敢说啊…生怕哪天传到宝林娘娘的耳朵里,她一个生气杀了丢到乱葬岗,娘家就连个尸身都见不到啊…”

  “呦,还要打死她丢去乱葬岗啊?摊上这样的主子,真是啧啧啧…”

  灵儿做掩面而涕的样子,心里却在盘算,上次插手后宫宫女分房,这次欺辱威胁仕家宫女,该肖家嚣张的气焰已过,这小事儿堆得多了,到时候只需要随便什么事情一催,莫须有的事儿也能变成言之凿凿。

  ……

  “曹掌制,眼看就要入冬了,咱们尚制局新制的这批金丝绕藤香囊我已经一一查验过了,可以送到皇后宫中了。”

  “是,下官即刻去办。”

  “另外肖宝林娘娘宫中需要的锦缎绣金丝薄被已经制好,我也已经看过,找时间送过去…”

  “是…”

  “好了,入冬后,届时要分发的手炉要提前准备好,库房中该修缮的修缮,该增加的增加,以防哪宫娘娘怕冷需要提前添置…其他,没什么事情就都散了吧…”

  宫女纷纷行礼后便跟着曹掌制回到前殿,曹掌制并未留下宫女们分配任务,只是叮嘱了一句,“大家手中的活计尽快做,典制大人吩咐的事情我稍后会分配到个人的,都回去赶紧干活吧…那个,灵儿,你留一下。”

  灵儿应声停住脚步走到曹掌制身前,微微一福,等待着曹掌制的吩咐。

  “你去把香囊送到皇后娘娘宫中,还有锦被也送到肖宝林娘娘那里。”

  “锦被和香囊灵儿无法同时带着,请问是先送皇后娘娘那儿还是肖宝林娘娘那儿…”

  “傻妹妹,你觉得呢?”

  “下官明白!即刻就去办!”

  灵儿回到工房,取出要送往皇后娘娘宫中的香囊,便出了尚制局向皇后宫中走去。

  ……

  “尚制局送来新制的金丝绕藤香囊,请姑姑代为通传…”

  正在殿外等待之际,皇后娘娘正殿的帘门被拉开,旋即从里面走出一个人,灵儿下意识地抬头,恰巧和那个刚出殿门的男子四目相对。

  只一眼,灵儿就意识到,这个男子竟然就是河边的那个男子,穿的竟是皇子的服制,比那天更风姿绰约,而且眉目间更多了几分温柔,看到灵儿正瞪着浑圆的眼睛看着他,竟微笑地向灵儿的方向走来。

  灵儿脑中嗡了一声,自然是六神无主,只下意识地低下头慢慢往后退,以躲避与他的视线相接。

  那英俊而温柔的眼睛轻扫灵儿手中的托盘,“你是…尚制局的宫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