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六十九章 推波助澜(三)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01 2020-08-14 10:10:00

  灵儿对着皇后娘娘笑脸盈盈,

  “多谢皇后娘娘。”

  皇后拿起另外几个出挑的香囊,然后从中挑选出了一个拿在手心里,并赞许地点了点头,“本宫看这些香囊中以这个最为精巧,你去趟储秀宫,就把这个给肖宝林吧。”

  “是”,灵儿接下皇后手中的香囊,确实是这些香囊中十分出彩的一个,金丝绕成芍药花的样子,每朵花的中央都镶了一小颗黄晶宝石以做花蕊,在阳光下尤为夺目。

  灵儿拿了香囊正准备退下时,又被皇后叫住,“你等一下,本宫已经挑好了,你顺便把剩下的都分到各宫去就行了,不必让她们专门跑我这儿来了。”

  “是,下官告退。”皇后的近身侍女把盛满香囊的楠木托盘放回到灵儿手中。

  灵儿瞄了一眼,皇后果然挑的是曹掌制静心制做的那个牡丹花王香囊,在众多香囊中,这个尤其耀眼夺目。

  灵儿端着托盘先去了几个位分高圣恩优渥的妃嫔那儿,然后走到了储秀宫门前,趁着周边没人,特地把托盘上首饰被挑走而剩下的空隙加加大,又若无其事地进殿。

  是时候再加把火了…

  “宝林娘娘金安…”

  “起来吧”,肖宝林轻倚在贵妃塌上,眼睛微眯,她入宫不久,年轻又有一定的姿色,宫内如今就属她圣恩最优渥,好东西送到她宫中的自然最多,一天就要好几拨。

  此时正是她刚用过午膳的时候,她声音慵懒,不停地掩面打着哈欠,眼睛迷离着看也不正眼看灵儿,“你又是哪个宫的?来做什么?”

  灵儿开始自然地拖着声音慢慢回禀,仿佛自己生来就是口吃,要慢一点说话才对,“下官尚制局宫女赵灵儿…因着冬日将至的缘故…近日我们尚制局按照曹掌制的图样新制了一批金丝绕…”

  “好了好了,都叨叨个没完,什么东西拿过来让我看看不就知道了,一个个就是喜欢叨叨地没完。”

  灵儿忙噤声躬身伸手把托盘原封不动地呈上去,

  肖宝林看到托盘上多处大的空缺就开始有些不开心,给了灵儿好大的白眼后小声地嘀咕着,“又是挑剩下的,宫中分这些东西难道不都按照得圣恩的多少么!一点眼力价都没有,没用的东西!”

  灵儿把头低得更低,轻轻拿起皇后嘱咐的香囊,“下官…下官是从皇后娘娘宫中来,按照皇后娘娘的嘱咐做事情,皇后娘娘…”

  “不要再说了!”肖宝林听到皇后娘娘后更不耐烦,看到灵儿拿的香囊还以为她又要用'即使挑剩下的也都是好的'这种话来搪塞自己,心中就特别厌恶拿在灵儿手中的那个香囊,在托盘里随便挑了一个扔到身旁侍女的手中。

  “回禀宝林娘娘,按照皇后娘娘的吩咐,那是…”,灵儿故作阻拦,但又说的拖泥带水。

  肖宝林怒目一横,以为灵儿不舍得把这个香囊给自己,“怎么?本宫连个香囊都选不得么!快滚下去,本宫看到就来气!”

  “宝林娘娘…”

  一旁站着的宝林家的家生丫头眼见自己家主子的神色愈加难看,忙推搡着灵儿离开,“这说也说了,选也选了,你怎么还在这儿杵着让我们家主子心烦,快走开快走开!”

  灵儿被轻轻推搡着离开了正殿,被那丫头重新丢回放香囊的托盘,又甩了好几个大大的脸色,便彻底地被拒之门外。

  灵儿看了看这储秀宫的宫门紧闭,轻轻扬了扬唇角,在门口向四周逡巡了片刻,才重新整理了托盘,大步流星地继续去其他宫中完成她未尽的职责。

  ……

  “中秋将至,本宫是喜香的人,阖宫都是知晓的,香能宁神调吸,每每到这个时节本宫就总想熏些香来。”

  皇后在每个嫔妃的腰间逡巡着,一边微笑一边赞不绝口,“你们看这尚制局的做工多精巧,文思多奇特,本宫瞧着你们也都带上了,可见尚宫局曹掌制的心思有多讨人喜欢。”

  几个位分高的嫔妃忙笑脸相迎,“是呢,嫔妾们都十分喜欢,巧就巧在每一个香囊都不同,皇后慧眼识金呢,选了个伶俐的人在尚制局,嫔妾们也跟着沾光呢…”

  “曹掌制能得我们的欢喜也是她的福气,哎?”,皇后看到肖宝林的腰间空空荡荡,不禁有些疑惑,“肖宝林怎么没有佩戴?可是香囊有什么不妥,或者你不喜欢?”

  “嫔妾喜欢!”,肖宝林慌忙作答,“嫔妾平日里都爱不释手,只是今日匆忙间忘记了…嫔妾已经着人去取了!”

  “嗯,派人取来也好,一会儿大家都带上,一起去御花园赏菊好不好啊?”

  嫔妃们纷纷迎合着,“嫔妾听说花匠房里培育了好些新品种,都在御花园等着皇后娘娘的贵目品鉴呢,皇后娘娘仁慈,叫上了我们,嫔妾们也跟着有这个眼福了啊。”

  说话间,肖宝林的贴身侍女已经拿到香囊,肖宝林忙接过来手忙脚乱地戴上,却不知皇后脸色突变眉头已经皱起来。

  “哎呀!怎么妹妹戴的并不是皇后娘娘御赐的那个芍药花香囊?”穗婕妤感觉到自己失言了,忙遮了口用眼睛觑着皇后娘娘,

  肖宝林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一脸疑惑不知所措,章修仪忙在一旁提醒,“当日有个尚制局的宫女前来我的永福宫送香囊,我起初十分喜欢那个芍药花样式的,那宫女说那是皇后娘娘亲赏给肖宝林的,难道是肖宝林并不喜欢那芍药式样?”

  “皇后娘娘!嫔妾并不知情,那日的宫女只让我选一只,我就…”

  穗婕妤轻轻喃喃自语,“是不知情还是不想知情,若不是我不小心失言讲出来,谁会像我这样口无遮拦,皇后娘娘平日里又不是计较的人,她自然不会提,是不是肖宝林原想着这样悄无声息地给我们皇后娘娘难堪?”

  肖宝林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楞在那儿看着皇后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辩白,

  章修仪略带责备地看着穗婕妤,“你也是,总改不了多嘴的毛病,皇后娘娘都没说什么,你这样一说反而让皇后娘娘难办了,皇后赏赐形同御赐,不接受等同于抗旨,抗旨的罪名有多大,穗婕妤你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