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七十一章 众矢之的(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03 2020-08-15 10:10:00

  “秋日暑热尚未散尽,肖宝林难免心急气躁些!只是穗婕妤需慎言,切莫跟着失了嫔妃该有的分寸才好”,皇后瞪了眼穗婕妤,等她噤声低了头了才转而向莲栀问话,

  “莲栀,尚制局宫女说的可是实情?”

  莲栀放开肖宝林,忙伏在地上,“奴婢…奴婢不知道,奴婢…奴婢当时在替宝林细心剥核桃,核桃碎裂声大…奴婢…奴婢什么也没听到…”

  章修仪从宫女手中接过茶水抿了一小口,声音清冷而笃定,“前面还信誓旦旦地说从未听到有御赐之事,这会儿又说什么也没听到,皇后娘娘,这小丫头的话着实不实在。”

  肖宝林忙膝行到皇后身边,“皇后娘娘明鉴,原是我心急,吓到了这位尚制局女官,所以才没把吩咐听全了,嫔妾绝非故意抗旨,嫔妾…嫔妾初入宫,礼仪尚不周全,请皇后娘娘开恩…”

  “原来是场误会啊…”,穗婕妤觑着皇后的脸色,“皇后娘娘宽宏大量,就饶了肖妹妹这一次吧,想必如果肖妹妹知道是皇后娘娘指定亲赏的,一定会爱护有佳,不会像这般'捡了''扔'给下人的…”

  皇后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罢了,罢了!吵的本宫头疼,肖宝林初以宫女的仪制入宫,比较特殊,礼仪尚不周全,才会有此误会,莲栀这丫头是破例跟着肖宝林进宫侍候的,礼仪上也没法提点着,那就是在肖宝林身边侍候的仕家宫女不尽心!”

  皇后转而看向灵儿,“赵灵儿,本宫问你,当日殿里就只有莲栀一个人在肖宝林一旁侍候着么?”

  肖宝林听得皇后娘娘提到了姼儿那个死丫头,脸都绿了大半,心下已然六神无主,禀着呼吸也不敢多说话,

  灵儿作势思索了片刻,继而敛了神色,“当日除了莲栀在一旁侍候,下官并没有看到其他宫女…”

  皇后皱了皱眉头,“仕家宫女,又不需染指宫内琐事,只需时刻在主子身边侍候,怎么能在当值的时间擅离职守,肖宝林的宫女是谁?届时为何不在肖宝林身边侍候?”

  肖宝林忙接上话,“皇后娘娘,那位仕家宫女是滨洲县令之女姚姼儿,当日正好被我指去…指去休息了,她…她当日受了些风寒,我就让她回宫苑休息了,所以才会不在…”

  她片刻也没给其他人插话的机会,忙又接着说,

  “千错万错都是嫔妾性子太过于急躁,吓到了这位尚制局的小宫女,再加上正好我那贴身宫女生病了不在身边,我的家生丫头又不中用才会出现这样的乌龙事件,还请皇后娘娘责罚,往后妾身定当修身养性认真研读宫规,以更好的修养尽心侍奉皇上和皇后娘娘!”

  这话说得得体漂亮,现在只需要皇后娘娘略加小惩,或是关禁闭或是罚俸禄,只要小惩以大戒保全了中宫的颜面就可以了。

  饶是这样,穗婕妤还是突然站了起来,神色凛然,狠狠地瞪了肖宝林一眼,仿佛是屏了满胸腔的正气,对着皇后娘娘行了个大礼,

  “皇后娘娘知道嫔妾是直性子的人,眼里向来容不得沙子,既然肖宝林提到的那位仕家宫女得了风寒,而仕家宫女按照规矩是由太医医治的,不如就请太医院的太医拿出当日的脉案来,当面对质!”

  穗婕妤说完后逡巡着肖宝林此时的神色,肖宝林本以为事情如此便可以结束了,没想到穗婕妤会突然发难,眼看事情要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吓得她像一只泡了水的鹌鹑一样浑身发抖,

  “皇后娘娘,不…不是风寒,嫔妾记错了,她…她只是受了风不舒服而已,我就让她回宫苑休息了,并没有劳烦太医诊治…”

  穗婕妤下颌微微扬起,唇角含了嗤笑,又转而正色对着皇后,

  “回禀皇后娘娘,嫔妾有事启奏,肖氏故意凌辱折磨仕家出身的宫女姚姼儿,打骂更是稀松平常,此举有违宫规,风言风语已然四起,若是如此不体面事情传出了宫,恐会寒了仕家官员的心。”

  穗婕妤言之凿凿而且话语涉及到仕家女子,皇后听闻后尤为震怒,“本宫掌管的后宫岂能容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实在是太可恶!给本宫传储秀宫姚姼儿过来当面对质!”

  灵儿用眼睛觑着一脸得意的穗婕妤,隐隐地感觉自己此时已然成了一个局中的棋子…

  ……

  不一会儿姼儿就被带到了皇后的永安宫,今日的姼儿看起来比平日更憔悴,脸还有些肿胀,

  柔弱到几乎是跌伏在地上,“下官储秀宫宫女姚姼儿恭请各位娘娘金安…”

  见此情形,皇后也不免心生怜悯,“不必跪着了,你先起来…姚姼儿,现在开始本宫把你调往尚制局,跟着曹掌制,所以你无需有后顾之忧,跟本宫讲实话,在你侍候肖宝林的日子里,肖宝林有没有凌辱虐待于你?”

  肖宝林的脸变得更加难看…如同死灰一般,只恨恨地盯着姚姼儿…

  姼儿未语泪先落,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多谢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明鉴,肖宝林娘娘不仅安排下官粗活脏活,还克扣下官俸禄,克扣吃食,并时常伴有打骂,下官脸上正是肖宝林娘娘今早所为,还有身上…”

  姼儿颤抖着把衣袖撩起,一块块紫青淤块令人侧目…

  灵儿皱了皱眉头,心下却十分疑惑,虽时有听到过姼儿抱怨被安排粗活累活,却从未听姼儿说过还经受过这么重的伤…

  灵儿抬眼觑了眼跪坐在地上的肖宝林,此时的她眼中尽是震惊和疑惑,怒气上涌几乎是要吃人的神色…

  “肖氏简直毫无怜悯之心,宫婢尚且不能随便打骂,更何况是仕家出身的宫女?”穗婕妤似见不得那么惨的伤口一般,惊讶地拿出娟子轻轻遮掩住口鼻。

  “姚姼儿!我什么时候打过你?简直是血口喷人!”肖宝林作势又要扑到姼儿身上,莲栀倒是学乖了,先把肖宝林一把抱住。

  其他的几位嫔妃也不言语,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出好戏。

  章修仪看着姿态尽失的肖宝林,只作势冷静分析一般,“皇后娘娘,嫔妾听说肖宝林之父与姚姼儿之父有过节,莫非是因为这个原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