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七十三章 盘根错节(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80 2020-08-16 10:10:00

  随着灵儿手中的树枝掉落水中,激起的片片涟漪从中心向远方慢慢散去,她突然想到在皇后宫中遇到那个男子的事情,最近一直忙着姼儿的事儿竟把他抛之脑后了…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皇子,不过如此一来,他为何可以在深夜滞留在宫中也变得合情合理,只是…

  灵儿想到那天他问自己有没有到过卜,心中便是一紧,无风不起浪,他也不会无缘无故地问自己关于卜的事情,他一定是听说了…

  不,自己只是无名小辈,父亲也不是甚大官,根本不值得别人传闻或者打听,那就一定是他亲眼看到了,他当时一定正巧在卜!

  不过,看他疑惑而不解的神色,大略也是不太确定。

  毕竟当时的她只是一个瘦骨嶙峋又脏兮兮的小乞丐而已,如何能跟现在的样子相匹配。

  不过这样一来,虽然自己可以死不承认任谁也拿她没有办法,可一定会在那男子心目中增添了一份戒备和不信任,难得能在当前的卑微身份下识得天之娇子,这张牌如果可以打好,她距离还朝就可以更近了。

  而且,只是想到那男人…

  娇羞瞬间蔓延到灵儿脸颊,心跳忽然就多噗通了几下,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觉得他周身气质不凡,一见难忘,如今又得以再见他于阳光明媚之时,公子如玉,温润如水,二八年华,如何不让人倾心。

  想到这里灵儿轻轻呼了一口气,用手背给自己的脸颊降温,这大概是她流落圣朝宫中后唯一一件好事儿,来日漫漫,好想可以再见到他…

  ……

  第二天旨意就下来了,肖宝林因品行不端被降为采女,禁足于储秀宫,非召不得外出。

  其中并没有提及肖氏责打无罪宫女的事情,总算是给宫和仕家留了些颜面。

  肖氏被贬斥,这是灵儿意料中的事情。

  听闻姼儿的爹被贬到了滨洲后并没有自怨自艾,反而励精图治成功治理了当地多年反复无常的水患,为了整个家族和在宫中的女儿,也真的是争气。

  反观肖氏的父亲,在任职期间明里暗里受到了不小的责难,不过大多都是些莫须有的罪责,但因着有姚父的功绩做对比,就显得肖父有些平庸,不日,皇帝便以肖父不能胜任要职而撤了他。

  就这样姚父又回到鸿胪寺少卿的位置,并加赐嫡夫人诰命,一时间姚氏一族风头很盛,连带着姚姼儿在宫中也风光无两。

  与此同时,肖氏一下就蔫了,在后宫中毫无存在感,听闻除了家生丫鬟,再没有宫女侍候在旁,只有一些粗使宫婢扫扫庭院,洗洗衣服之类的…

  宫内均是见风使舵的人,姼儿父亲官又回到了可以使女儿成为嫔妃的位置,尚制局也对她另眼相待,并没有安排什么活给她,她想来便来不想来便不来,大家都心知肚明,母家本势加之宽慰之情,她被册封成为主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

  然而册封的旨意却一直迟迟没有下来,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一般兹官到了一定品阶后女儿就有进宫为嫔妃的资格,然而就相当于有资格成为秀女,真正册封不册封还是在皇上一言之间。

  或许加赐姼儿母亲诰命就已经是不册封姼儿的预兆吧…

  渐渐地,姼儿的风头也过去了,大家只把她当做普通秀女来对待,而册封之说也慢慢变成了放归家之说。

  落选的秀女可以赐回家自行婚配,灵儿想,姚府经此一事后必定会更加谨慎,想必归家对于姼儿来说也是极好的,能安安心心婚配个好人家,延续生活的优渥。

  ……

  “姨母…求您救救姼儿…”

  启祥宫中,姚姼儿哀哀地跪在穗婕妤身边,紧紧地拉着穗婕妤的衣角,

  “哎呦,你先起来嘛…”,穗婕妤忙把姼儿拉起来按到座位上。

  “姨母…姼儿不想兜兜转转什么功劳都没有就回家…我一想到府里的那些姐妹兄弟们,一定会多番嘲笑于我,我还怎么做人呐,求姨母怜惜姼儿…”

  “其实我也有听说皇上有想把你放归回家的意思,大抵是宫中近日已纳了个肖氏的缘故”,穗婕妤转念又一想,

  “又或许是皇上似乎不喜欢后宫事端太多…不过,你若能得归家也是很好的呀,凭着姚府如今的风光,你一定能轻轻松松许个好人家,尊享荣华富贵总好过在宫中不清不楚地熬到二十五岁的老姑娘吧?”

  “姨母…姼儿不想坐享其成,姼儿虽是女儿身,但也想为父亲分忧…”她嘴上虽这样讲,但心里却明镜似的,肖氏曾经欺辱自己那么久,这会儿要是就这样离宫了,倒显得她像落荒而逃一般!

  她一定要骑在肖氏的头上,自己从小养尊处优,从未有受过之前的那番天大的委屈,也从未有过这么强的好胜心…

  “你有这份心自然是好的,只是…此事牵扯朝政,皇上素来最厌烦后宫妄议朝政,本宫虽位居一宫主位,上头却还有个皇后娘娘,也很难随便开口的呀。况且你如花似玉的年纪,又何必…”,穗婕妤看着姼儿摇了摇头,话虽说一半吞一半,这其中的含义也十分明确,

  姼儿自是清楚的,心中其实也有几分动摇,肖氏这辈子是注定困守在宫中了,圣君已然上了年岁,自己若能归家寻个青年才俊坐拥名利也是极好的…

  “所以,姼儿,无论圣心如何,有你母家姚氏一族的势力撑着,左右都不会亏待于你,你且先回宫等着消息,姨母自会找寻好的时机打探清楚,再告知于你。”

  “多谢姨母…”,姼儿深深福了一福便离开了启祥宫。

  冬日将近,虽满园萧索,但池中的红鱼却十分好看,最上头结着薄薄的冰,寒气似乎冻不着那些悠哉的红鱼,仿佛这宫里闹心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转瞬即逝,不足以放在心上一般。

  姼儿坐在池边暂时也不想回尚制局,反正没人管她,她到饭点再回去也不迟,

  姨母说的也不甚没有道理,可怜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当日她深陷储秀宫受尽羞辱时,所求不过是有人可以拉她离开那个人间地狱,可如今,父亲于前朝那么为姚氏一族挣颜面,她的心也随之大了起来…

  “呦…尚制局的功夫这么清闲,姚宫女在这儿发什么呆呢?”

  姼儿皱了皱眉头,这刻薄的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竟是肖氏,难道撤了禁足让她出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