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七十七章 偷梁换柱(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18 2020-08-18 10:10:00

  看了满宫风声起,灵儿不禁咋舌,算来算去倒把十二皇子给算漏了。

  母亲是淑贵妃,舅舅是手握兵权的猛将,年龄虽然小了点,但灵儿也见过这个长相清秀的皇子,当得上是博学多识知书达理。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样看起来,十二皇子甚至比皇后手上的两位皇子势头更盛一些。

  淑贵妃所拥有的,恰恰就是皇后所缺少的,皇后的亲生父亲,圣朝当朝尚书,除了先皇后和继后这个两女儿以外,再无所出。

  朝野或者战场上是没有皇后的嫡亲骨肉的,虽说拥护太子的朝臣很多,但血连着骨,终归是淑贵妃与卫八大将军之间的纽带更牢靠一些。

  皇上吩咐下来让尚制局先准备起来,等到卫八大将军凯旋回兹后,设大型宴会招待将军,这下整个尚制局都忙碌了起来。

  器皿全部都要以凯旋为主题重制,宴会场内布置以及其他尚局的一切布置上的需求,尚制局都要及时配合,曹掌制更是忙得东奔西跑,饭都顾不上吃。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这几日,天上星相有重大变化,昴星宿尤其亮,甚至亮过月亮!

  朝野上下一片喧哗,有人说上上次特别亮时,是圣朝皇帝坐上太子之位时,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越传越广。

  甚至有些太子失德的传言恰如其分地传了出来,皇后和他的党羽便坐不住了,在皇帝面前凄凄惨惨倾诉哀伤,希望皇帝不要听信谣言。

  朝廷上更是吵得不可开交,尤其是淑妃的外戚势力,和卫八大将军的门党,不停地上折子要皇上加封十二皇子,进封淑贵妃为皇贵妃。

  而这一切,却和七皇子没有半点关系,他仍旧天天当他的闲散王爷。

  是日,七皇子又去了湖边,又坐在相同的位置,看着平静湖面上月亮的倒影,在湖面上,似乎昴宿星团中那颗最亮的星星仍比月亮更亮。

  突然湖面上那颗最亮的昴星的倒影翻腾,竟翻腾出一个小小的镂空金盒,慢慢飘向七皇子。

  七皇子眯了眯眼睛,伸手捞起来,在月光下端详了良久,最终还是打开了。

  只见里面是一只浑然天成而又晶莹温润的玉,用手触摸竟然生温,仔细看的话,玉石上有两行字,

  得此女者,得天下!

  七皇子太阳穴突得一跳,把玉握进手心里,警戒地朝四周看了下,然后把玉翻过来,是个凤凰的图腾。

  七皇子原本温柔的嘴脚微微颤了一下,小心放入金盒放入衣襟中,准备离开。

  “殿下请留步。”七皇子镇定中带着狐疑回了身,却见一个面容姣好的偏瘦宫女翩翩走来福了一福,七皇子换上从容的温柔,点头算是受礼让她平身。

  “下官尚制局宫女姚姼儿。”

  “哦?又是尚制局?母后父皇难道又有什么东西要赏给儿臣么?”

  “正是呢,皇后娘娘吩咐尚制局用兴国进贡的潇木制了一方笔架赠与殿下,因为姼儿求了皇后娘娘的管事姑姑,姑姑才允许姼儿亲自交与您,

  “哎呀”,天黑路难寻,姼儿脚下一个没站稳就往七皇子怀里倒,七皇子怜花惜玉虚扶了一下姼儿,

  “多谢殿下,下官失礼了,还好东西没有掉”,说完便抬手整理发髻,衣袖滑落手肘,竟露出和玉差不多的凤凰式样,

  七皇子下意识一抬手,把姼儿的手固定在发髻边,“你这个是?”

  姼儿疑惑地看了下自己的手臂,“回殿下,这是姼儿自小就有的胎记,当年还令父亲母亲焦虑不已,还好是长在手肘处,恐污了殿下眼睛。”

  七皇子放开她的手,低声喃喃,“竟然是你?”

  “殿下,什么?”

  七皇子又恢复温柔如水,“没有什么,刚才有没有伤到哪儿?”

  有绯红色爬上了姼儿脸颊,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后,他就放姼儿就回了宫苑。

  待姼儿彻底走后,七皇子身边有一个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主子?”

  “给我仔细查查这个姚姼儿!”

  “是”

  在一旁树林丛中的暗处,一身华服纹丝不动的灵儿把一切都收到了眼底,眼中的恨意几欲冲出,胎记?

  在寝殿一起换衣的时候怎么就没见到这胎记?忙活了半天,没想到到头来,却给旁人做了嫁衣裳!

  ……

  灵儿回到宫苑刚一推开门,姼儿就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嘁嘁地抓着灵儿的衣角,满脸泪水,灵儿忙回身先把房门关上,

  “你这是做什么?”

  “灵儿姐姐,求求您成全我…”

  灵儿皱了皱眉头,先把姼儿拉了起来,“有话坐下来好好说。”

  姼儿一边啜泣一边抹眼泪,“灵儿姐姐,其实前几日我就发现你在做什么可,我实在是走投无路才会出此下策,抢了本该属于你的东西…”

  灵儿对于她讲的一切心知肚明,但她摸不清姼儿究竟只是为了攀龙附凤还是为了其他目的,况且难保隔墙有耳。

  妄图设计勾引皇子可是杀头连累亲眷的大罪,所以她只有直接否认,“我前几日都在忙庆典的事情啊,你在说什么啊?”

  “灵儿姐姐,这里又没有别人,你还要防备着我么?”姼儿也不欲再听她辩,

  “我实话告诉姐姐,我父母从我很小就希望我可以有幸服侍在天子身边,这样皇帝的喜怒哀乐以及宫里吹的风儿,我姚府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可是现在…”

  姼儿抹了把眼泪,“我虽然得姐姐的帮助从肖氏手中解脱,然而皇上却看不上我,要把我送回家!肖氏解了禁足,我几乎日日都能听到她的奚落,而父亲那边也来信催我尽快得到皇上的瞩目,不要被送出宫…”

  她哽咽了一下,声音也变得沙哑撕开,“我…我真的压力好大,我没有肖氏的美艳也没有灵儿姐姐的聪慧,我只有偷了灵儿姐姐的计谋,让七皇子可以注意到我,即使他并非太子人选,我也认命了,也好过回家看到父亲母亲失望的神色…让他们觉得生我不中用…”

  灵儿看着姼儿梨花带雨,也不言语,就那样直直地看着姼儿,直到看得姼儿浑身不自在,差点以为灵儿傻了一般。

  良久后,灵儿起身给姼儿倒了杯水,也给自己倒了咋滴,,“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有一句,自己选择的以后别后悔就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