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七十九章 失而复得(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093 2020-08-19 10:10:00

  这个男子,眼前的男子,竟然是羽结!

  灵儿脑子嗡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已然长大的羽结,脑中涌现过去种种岁月静好的画面,一瞬间,仿佛只在一瞬间,一切竟斗转星移!

  鼻子一酸,眼泪萦绕在眼眶中。

  羽结看着热泪盈眶的灵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疼地看着身着宫女服制的灵儿,也不敢乱动乱说话。

  理智告诉自己,他并不了解这段时间灵儿究竟经历过什么,生怕自己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给灵儿带来不便。

  竟然突然就见到了她的羽结,终于见到了他!

  灵儿强自镇定下来,低下头微微行礼,“多谢将军帮忙,尚制局还有几件重物需要搬来,劳烦将军跟着下官走一趟。”

  “嗯…烦请姑娘带路。”

  一路无言,直到一处僻静的假山后,灵儿知道,这片假山平时就鲜有人来,

  她站定后转身看着羽结清亮的眸子,仿若隔世,

  “羽结…黎将军还好么?槟儿,槟儿呢,她还好么?”

  羽结瞬间红了眼圈,刚才他对于灵儿的出现还有些不可置信,如今看她中气十足地向自己问话,他心下雀跃,心脏几乎要随之跳出来,伸手一把抱住灵儿,感受着她真实的存在,

  “灵儿,那辆马车明明已经粉身碎骨了,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这…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儿?”

  灵儿微楞,羽结的怀抱是那么紧,甚至有些让她呼吸不顺,但同时又是那么温暖,从来没有人这样抱过自己,炙热又小心翼翼,她释然,像姐姐安抚受惊的弟妹时那般温柔地轻轻拍抚着羽结早已宽广的后背,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总之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现在你面前么?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你先放开我,我慢慢跟你说好不好?”

  又结结实实地这样抱了好久,羽结才舍得轻轻松开,红着眼圈盯着灵儿,眼神半刻也不舍得离开,唇角满满的笑意,“还好,还好我没有去死…还好我还活着…”

  “傻孩子,什么死不死的,你尚且年轻,不许你随便说这个字眼。”

  灵儿顿了顿继续说,

  “这短时间,我所经历的,是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故事,以后有机会我再跟你细说,简而言之就是,我被马车甩了出来,晕在了路边的凹陷处,醒来以后已经不见你们了,后来为了找你们,我寻了个机会,阴差阳错地成了徽州赵县令的女儿,赵灵儿,现在在尚制宫当宫女。”

  “太好了,你还活着!”,羽结思绪仿佛很乱的样子,只直愣愣地看着灵儿,像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灵儿甚至都没法确定羽结有没有听到她说话,

  羽结把灵儿微乱的鬓发轻轻归到耳后,此时他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旁的他不想去管,也实难入耳。

  她还活着,上天保佑!她的灵儿还活着!

  灵儿看着羽结深情而专注的眼神,看着他深黑的眸中映出了一个完完整整的自己,心突然少跳了一拍,灵儿连忙移开自己的视线,

  “羽结,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儿,黎将军,槟儿他们都好么?”

  羽结听到灵儿的问话,回过神来,眼神便有些许的暗淡,“槟儿很好,黎将军把我带到了军营里,把槟儿留在了黎府中休养,她身上的伤早已经好全了,现在留在黎府照顾黎将军的双亲。”

  灵儿暗自舒了一口气,还好槟儿还活着,“那黎将军呢?一会儿在宴会上可以见到他吧?”

  羽结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黎将军,他是个伟大的军人,在一次战役中中了埋伏,身上十几处负伤还斩杀了埋伏军的首领,最终和那个首领一起…走了。”

  心突然一疼,灵儿片刻无言…

  “黎将军是忠贞之士,如此壮烈地死在沙场上,也是…,皇上知道后,对黎府颇为照顾,并且把我过继给了黎家,为黎将军奉香于灵前,所以,灵儿,你不必太过难过…”

  灵儿快速地眨了眨眼睛,把泪水憋了回去,“没有黎将军就没有我们的性命,羽结你要好好奉黎将军的牌位,照顾好他的双亲…”

  羽结郑重地点了点头,看着灵儿欲言又止,语气中充满着试探,“灵儿,身为宫女一定很苦吧?现在有我可以证明你的身份,你…可要现在恢复和亲公主的身份?”

  灵儿稍稍思索了片刻,略微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行…”

  羽结紧皱的眉头立马舒展开来,连语气也变得轻快,但不免心下疑惑,“为什么?”

  “我…”,灵儿现在自己也没法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圣血之身,万一自己真的不是。

  在卜所受的屈辱一股脑地全涌上来,让她觉得胸口滞闷,心下一横,万一自己真的不是,左右杞也是背叛了自己,是背叛,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然而,恢复和亲公主的身份自己就要为了杞和他的夫人嫁给圣国皇帝。

  不,不可以!

  她要回到凤平去,哪怕自己不是圣血,哪怕不是!也要把杞的夺回来!而这一切,还不是好时机告诉羽结,他的童年已经如此悲惨,现在安稳的一切是他自己争取到的。

  灵儿整理了下思绪,“上次那些黑衣人虽然说是兴国人,但我总有疑虑,听闻当时兴国已经暗地里和圣国达成了某种共识。”

  她轻轻摇了摇头接着说,“凤平小国,偌大的兴国没必要动区区一个和亲公主,就算动,也不应该在圣国国土上,也不应该明目张胆地穿兴国服饰带兴国通行证,难道兴国就那么自信觉得不会有一个刺客死亡或者被擒?整个刺杀对于兴国是没有意义的!”

  “当时的证据十分明确地指向兴国,所以事后确实就没有再考虑其他可能!”

  灵儿深吸了一口气,“那就还有两个可能,第一个是,圣国皇帝要我的命!”

  “不会”,羽结不可置信地打断灵儿,“黎将军那晚如此拼命地保护我们,他不会!”

  “可能是圣国皇帝把黎将军也蒙在鼓里了,一旦坐实了兴国杀了凤平进贡的和亲公主,那么与兴国达成的共识也会相继破灭,圣国经历了征服真国以后本就不想再连年征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