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八十一章 一夕之变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092 2020-08-20 10:10:00

  听羽结一脸兴奋地在说灵儿,槟儿一脸疑惑地放下汤勺,“灵儿?哪个灵儿?”

  “哎呀,槟儿你糊涂了啊,灵儿,灵儿啊!凤平和亲公主,徐右相府嫡亲小姐凤灵儿!”

  槟儿瞳孔猛地一缩,浑身像是突然被置于冰窟中,拿着汤勺的手猛的一抖,差点无法拿稳掉了在地上,声音里带着颤抖,

  “你…怎么可能…小姐的马车摔进悬崖,马车都粉碎了…”

  “灵儿跟我说,她在马车摔进悬崖之前被马车颠了出来,昏迷了很久,醒来后跟我们失散了,之后经历了很多,哎呀…反正她现在活得好好的,在圣朝宫里的尚制局当宫女呢!”

  槟儿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了下来,唇角却依旧挂着笑容,“太…太好了,简直不可思议…”

  “所以,槟儿,我想方法把你送进宫,你继续陪在灵儿身边吧?”羽结异常开心,这种开心让他饥肠辘辘,随手抓了个松花蛋剥了起来,

  “不!”

  羽结惊愕地抬头看着槟儿,

  槟儿忙掩饰住神色,“我是说现在肯定还不行…宫中规矩严格严苛,如果小姐在宫里当宫女,我又怎么能去伺候她呢…而且,我…我想,小姐一定有她的筹谋,宫中险恶,我们又不多了解,我们应该听她的…”

  “也是…”,羽结点了点头,“原是我太急躁了,总想着你在她身边我会放心些。”

  “是嘛,羽…你先去换衣吧,我盛了汤就过来。”

  “好…”

  随着羽结脚步渐远,槟儿的脸上原有的笑容一分一分地凝滞,她…她怎么竟然还活着!

  她为何还要活着!那样死去保全母国难道还不够荣耀么!为什么要回来打破自己和羽结平静的生活?

  羽结…

  羽结,呵,槟儿轻轻嗤笑,终归是把我当成下等的人,一个只配服侍小姐的丫鬟而已…

  手上的汤勺失望地渐渐放下,心也随之沉到了心底,然而鸡汤的味道香气扑鼻,本就是为了他熬的鸡汤,羽结在外征战那么久,无论如何,还是要好好补补身子的…

  槟儿抿了抿嘴,轻轻叹息后,把鸡汤小心地盛到煲中,这样即使要喝很久,也能长时间的保温,做完了一切后,她试了试煲周围的温度,择了块干净的厨巾细细包着,才亲自端了出去。

  ……

  “槟儿,你也快喝…”

  纵使如此情形,能和他坐在一起看着他把鸡汤喝下去,也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

  槟儿满足地看着羽结的脸,纵然他对自己丝毫没有男女之情,只要能这样看着他,只要能时常这样仰望着他,终归也是好的…

  她从怀中小心地掏出一个乌金色的木簪,轻轻放在羽结的手边,

  “羽…这个你拿去给小姐,宫内人多事杂,有这个在小姐身边,我也好放心些。”

  “这是?这簪子的样式看起来着实普通…”,

  羽结把簪子拿在手里把玩,着实是太普通的挽发簪,如果是眼前这只簪子的话,他宁愿明天就去兹最有名的金玉轩中买最华丽的发簪送给灵儿,

  “你别看它外表朴实,其实内有乾坤,我和小姐来自于凤平,凤平本就多产奇物,而我们老爷徐右相,又是特别爱收集新奇玩意儿的,所以你不知道也正常。”

  槟儿从羽结手中拿回簪子,继续道,“相传天下有一奇物,能验世上所有的毒,甚至连食物之间相克产生的毒都可以验出来,这奇物但凡遇到毒,便会瞬间变成深红色,洗净后又可恢复本色。”

  “江湖上曾经因为这一物起了不少争执,各路江湖人士都想得到这一珍宝,以免会稀里糊涂地遭人暗算”,槟儿抚摸着那个表面黑亮的乌金簪,如数家珍,

  “最后得到了它的江湖人为了保护它,托能工巧匠把那奇物打磨成一个细条,嵌进这只外表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簪子,然后带在头上,这才得以隐藏奇物,世代子孙传了下来”,

  她顿了顿,看了看羽结的神色,“这宝物,几经周转到了我们老爷手上,此次和亲,老爷特地嘱咐我佩戴此物,在小姐身边保护好小姐。”

  “当真如此神奇!?”羽结拿起簪子扭了几下,却找不到开启的机关,簪子的外表看起来完好依旧,

  槟儿小心地从羽结手中拿回来,把簪子头上的黑曜石左旋了一圈右旋了半圈,朝外拔了下,又向右旋了半圈,一根乌色石头质地的短物便被槟儿从簪身里抽了出来。

  “喔哦…”,羽结瞪大了眼睛,惊叹于他所看到的一切,“机关真是灵巧万分,只是,这根细长的长条,当真有验毒的神奇功效?”

  槟儿心中一禀,话脱口而出,“且不论我与你这么长时间相处的情意,除了你以外,在这偌大的圣国,也只有我是小姐最亲近的人了,况且论时日,我比你与小姐的情谊更深几分,羽,你怎会疑我?”

  羽结甚少看到槟儿如此较真的神色,也不知自己的话怎么说错了,只得先弯了唇角先道歉求饶,

  “你想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小就流落街头,如何看到过这么神奇的东西?好姐姐,就算我说错了话可以不…”

  羽结觑着槟儿嗔怪的神色,从怀中轻轻掏出他保存了一路的东西,“呐,关外苦寒,新鲜玩意儿倒是不少,这是凤平的凤羽,缴来的,也能暂排你思乡之哭。”

  槟儿看到凤羽,面色稍霁,但依旧赌气不看羽结。

  “好姐姐,你要是不拿,我可拿着赏人了啊…”

  羽结作势要叫下人进来,槟儿连忙制止,一把先拿过凤羽,心里却是十分欣喜。

  她低下头轻轻抚摸着凤羽,思绪却没有停下来,也是自己太多虑了些,就算小姐还活着又怎样,圣朝皇宫哪能说进就进说出就出?

  她既进了圣朝宫,必定压下了她凤平和亲公主的身份,那么一进一出之间会祸害多少人?

  以她的脾性,又怎么会连累无辜的人,只要她这一辈子不出宫,只要她继续被困在这圣国宫,自己就可以安心在这黎府守着羽,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么安详。

  希望小姐可以给自己一条活路…

  那么,也就是给小姐她自己一条活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