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八十三章 身不由己(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08 2020-08-21 10:10:00

  这种情况下如若还阻拦,那可真的就是此地无银了!

  国杖心下也毫无办法,只愤愤地看着领头的族长,却也讲不出什么可以反驳的道理出来。

  真的假不了…

  同样,假的也真不了。

  杞见自己已经被顶到了无法再逃避的事态之下,望向国杖,见他也闷不出声,便知道一切已然木已成舟。

  “那么…”,杞轻轻清了清嗓子,“既然民众所盼,长公主虽身体不适,但本王的长公主必定和本王一样会以凤平民众为重,希望借族长吉言,长公主行血礼后身体可以大好,族长,那何日将行血礼?”

  “回禀王上,这月的下旬二十二就是个天定吉日,最适合不过!”

  “既然是天定吉日,那便劳请神族族长开始安排血礼事宜吧…”

  “臣感念王上与长公主恩德!长公主的血礼臣一定尽心安排好,必不会让小公主过于操劳,臣坚信,感念天神之恩,血礼之后,长公主必定会大好!”

  当日一下朝,长公主即将行血礼的大事就传遍了宫里的每一个角落。

  国杖慌慌张张地以准备血礼的缘由求见昌延王后栀,并要求神族吉听命于侧。

  杞烦心不已,虽并不欲与国杖沆瀣一气,却也不想搅了他们的谋划,这个事情在他这儿是无解的了,如果国杖他们可以想出什么办法来,自己也没必要阻止。

  其实就算想不出对策来,公主灵已经死了,凤平圣血尽既已经坐实,除了他这个王以外,又有谁能比他这个凤血神族更有资格坐上凤平王位?

  就算被为难,大不了把国杖推在前面挡着,他和并不知情的王后栀,以及凤平所有民众都是被蒙蔽的人而已。

  其实杞暗自想着,如果事情就这样败露了也好,反正他不满国杖的作为已经很久了,自己是王,而他非要当国杖,顶着监国的帽子事事都想掺和一下,压他一头,简直是以下犯上!嚣张跋扈!

  此次若能借势去掉国杖这颗老藤,倒也也不失为一个一石二鸟借刀杀人的巧办法,届时,圣血这道硬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翻过去,他这颗参天大树也就算是彻底长成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公主灵简直是死得其所,这种发自心底的愉悦让杞觉得自己简直是丧尽天良,自己如何可以这样想!这样想一个对自己付出全部的女人!一个他爱过负过的女人!

  杞狠狠地掐住自己掌心的纹理,好让自己回忆起当年被告知栀儿才是圣血时的锥心之痛,亲自送她从凤平出嫁的无奈和不舍,以及突闻其死去消息的遗憾和扼腕…

  真的已经过去太久了,久到几乎恍若隔世,时间原来真的可以让人把一切都遗忘掉…

  ……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只要有我一天,你们不可以动我孩儿分毫!”

  昌延王后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睛惊恐而空洞地瞪着,贝齿狠狠地咬着,泪水涓涓地流出来,这世上本应该最亲近的人竟然要杀了她的孩子,“父亲,那可是您的亲外孙啊!”

  “我又何尝不心疼!但血礼一行,我们就全部暴露了,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啊,你就算保得了她一时,保得了她一世么?”

  栀丝毫不退让,嘴角狰狞出笑意,“保得了一时?自从父亲让我验假血时,您就应该想过会有这一天!同样问您,杀了您的亲外孙,保得了你一时,又岂能保你一世?!”

  国杖转过身不去看栀,背着手,“这个你自然不用担心,长公主会在血礼上暴毙,到时族长那神棍自然脱不了干系,我再造个假天启,就说圣血已尽,应顺应天意,强留再无用之类的,废了那神族,整个凤平就在你我手上了!

  他抬手狠狠地甩到身侧,继续愤懑着,“哼,当年左丞欺我不是王室出身,视我如草芥一般,如今族长这神棍亦逼得甚紧,这件事不需再多费口舌,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栀儿你放心,来日一定血债血偿!”

  栀的双臂向着地面无力的垂下,兀自苦笑,“国杖大人好筹谋,原来…原来您早就已经暗自筹谋妥当,不用费心弄劳什子假天启了,请国杖大人把栀儿的命一并带走,直接坐实了圣血尽,岂不是更好…?”

  毕竟是看着长大的孩子,国杖回身看着栀儿颓然之色,不免有些共情,他伸手虚扶着栀儿,“栀儿莫糊涂,虎毒尚且不食子,如若不是这事情迫在眉睫又毫无其他办法,我又怎会如此狠心!那也是我的外孙女啊!”

  栀的眼睛突然一道光芒闪过,突然扑向国杖,跪在他身边,抓着他的衣袖如同溺水之人最后的救命稻草,眼神期期艾艾却急切不已,“父亲,父亲!快从宫中抱进来一个孩童,我愿余生和长公主在外漂泊!或者…或者,或者我死!你们放过长公主就行,放过她!让我死!”

  “啪…”,国杖的手掌在栀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掌印,语气中带有无限的失望和斥责,“你是凤平国的昌延王后,你有的不单单是一个孩子,更是整个凤平!过了这一关,你就可以保住你和王上往后所有的孩子!过不了这一关,你不单单要失去这个孩子,包括王上,包括你现在享有的一切,都将彻底失去!”

  秀目含泪,栀捂着红肿的脸颊,耳朵里的嗡鸣声还未褪去,她楞楞地看着他的父亲,倔强地一动也不动,

  杞,那是和杞的孩子,却是以另一种身份下和杞生育的孩子,所以她不配享有现在的一切,孩子…她还那么小那么软,保下她后自己会给她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带着她浪迹他国?孤儿寡母无人照拂?纵使父亲接济,可父亲子女那么多,终有一天会舍弃自己这颗无用的棋子,到那时,我儿会衣衫褴褛,我儿会忍饥挨饿,我儿会流落街头…

  “啊…”,这两难的境地让栀儿彻底崩溃,痛哭出声,哀戚她的孩子,哀戚她自己,哀戚她从公主灵手中偷来的人生竟是这般报应不爽。

  听着公主栀撕心裂肺的哭喊,国杖眼中流过一丝丝妥协,他忙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万劫不复这种词,从来就不会落在他身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