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八十五章 怜怜有情(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56 2020-08-22 10:10:00

  这一定是报应!

  因为她和父亲李代桃僵,又逼死了公主灵!

  对,这一定就是报应!

  想到这儿,栀儿一把推开侍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睛紧闭,双手在身前紧紧合十不停地颤抖,嘴里念念有词却低到旁人无法听到,

  “公主灵,公主灵,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贪图你的东西,你若是在天有灵,你的杞,你的凤平我都还给你!只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孩儿的性命!只惩罚我一个人,只要你放过我儿的性命,我愿意一辈子入佛堂,再也不接近杞半步!”

  被囫囵推倒在地的侍女连忙站起来,只敢缩在一旁惊恐万分,皱着眉头看着王后神神经经地跪在地上磕头作揖不断,仿佛失心疯了一般!

  王后的贴身侍女端了亲手准备的炖品进屋内,正看到王后跪伏在地上,而刚才代她近身随侍的侍女竟然只敢缩在房间另一旁!

  贴身大侍女半是心疼半是愤懑,气便不打一处来,上前就狠狠给了那侍女一个耳光,打得她又惊又痛,腿一软捂着脸也跪伏在地上,

  “混账东西!如何不赶紧扶着王后起身!”

  贴身侍女把自己手上的东西塞到那懵住的侍女怀中,一边呵斥着她,一边想借力把王后先拉起来,

  “王后娘娘,地上寒凉,您赶紧站起来才是啊…”

  然而,此时公主栀的意识已经全然混乱了,她只觉得浑身无力,两眼黑星密布。

  侍女虽拼了命地搀扶着她,她却几乎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更别提可以靠着它站起来,只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几乎要漂浮起来,整个房间都在旋转…

  迷迷糊糊之间…她感觉自己似乎睡得很香甜,睡梦中杞并不是君王,她挽着一身常服的杞,杞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的眼睛,身边儿女成群,霜花满地…

  ……

  待到公主栀再度醒来的时候,已不知时辰,只是一睁眼就看到了床边的杞,杞仍是一身朝服,不怒自威。

  “王上…”,自生下体弱多病的长公主后,她便日日忧心,甚至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看过她的夫君了。

  纵使这样…纵使她全心全意地照拂,也还是对长公主将要面临的大难无计可施,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

  杞见公主栀已然醒了过来,轻轻舒了一口气道,“王后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你要赶不上长公主的血礼了…”

  听到长公主这几个字,栀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腰部一用力便支撑起上半身,却只见到房内原本放着长公主的摇篮空空荡荡,“长公主她…?”

  杞把公主栀重新按回躺下,“你放心,长公主她一切安好,已经由吉抱去祭殿了,我本也准备赶去祭殿,但总念着你,你是她的母后,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本应该在她身边的,所以就先来叫叫你,没想到真的把你叫醒了,只是下次可别再这么勉强了。”

  长公主已经被吉抱去祭坛了!

  杞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公主栀能听入耳只剩下这几个字,她忙挣扎着起身,

  杞虚扶着她,声音温润如水,“王后,你可还支撑得住?”

  “王上…”,栀儿盯着杞的双眸,嘴唇轻轻抖动,几欲和盘托出,让他去救下属于他们俩的孩子。

  双眸交错间,栀儿思绪纷杂,杞所知道了全部会怎么样?他会怎么看待自己?她又会怎么看待他们的孩子?

  他一定会气愤异常吧?他一定会恨我入骨吧?

  杞,为何上天要如此绝情,非要我在你和孩子之间选择一个?!纷杂的思绪最终氤氲成泪,朦胧了双目,最终涓涓流出。

  最终,公主栀还是垂眸道,“王上…,带我去我儿的血礼!我儿的血礼我绝不能缺席,我支持得住!”

  杞轻轻点了点头,双目含情,朝着外面莺莺燕燕的侍女吩咐道,“快拿王后的披风来。”

  这一去,纵使再不愿做选择,却也已经万劫不复!

  ……

  王室的血礼非同寻常,因为圣血身份贵重,所以,圣血王族的血礼与神族的祀血礼比起来,总多出几分庄严和神圣来。

  长公主一直被吉安置在偏殿小心照看着,只有在需要把小公主小指血滴入混天石中时,才将她抱出来,这是族长特地安排的,如此便可以最大程度让长公主不那么劳累。

  祭坛周边人虽然多,但大多都是朝廷重臣和他们的亲眷,普通官员甚至连观礼的资格都没有,秩序自然是非比寻常。

  血礼伊始,神族族长亲自在祭坛中舞着,他已经沐浴熏香斋戒了多日,每一步每个转身每次挥动浮尘都散发着檀香的清幽。

  公主栀就坐在观礼台最高最中央的位置,此时她的唇色发白,愣愣地盯着长公主歇息的偏门方向。

  其实,她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只期望着倘若有什么,自己可以代长公主受着便是,哪怕是要去死!

  终于到了血礼最重要的时刻,族长轻跳着迎神步履,把混天石捧过头顶,所有人都自觉地把手抚上心口,偏门应声打开,吉怀抱着长公主出现在祭坛之上。

  公主栀乍一看到长公主那浑圆黝黑灵动的眼珠,和她被吉抱得极不舒服的不耐烦,几欲要叫出来,死死地拿娟子掩住嘴唇,紧紧扣着座椅的手几欲白得发紫。

  杞见状以为是栀儿不舒服,慢慢拿手抚上她的手背,不禁眉头一皱,公主栀的手竟然如冰窖一般寒冷,仿佛碰一下浑身就能变成冰块一般。

  栀儿浑然不觉杞的碰触,只死死盯住吉怀中的长公主,也倾尽全力按捺住自己将要扑上祭坛的心!

  银针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刺入了长公主的小指,栀儿眉头深蹙,几乎不忍心再看,只觉得那银针刺得那么深,仿佛是一分一分扎入自己的心!

  “哇!”长公主吃痛后把手猛地一甩,嘹亮的一声哭喊后,那手竟然软绵绵地落下,像秋叶里从枝丫上飘落的枯叶,毫无生气!

  公主的近身侍女见状不对,忙上前从吉的怀中抱回长公主,却见长公主她小脸发紫,眼睛紧闭,心下便乱了阵脚,忙用耳朵贴近长公主的鼻下探公主的鼻息…

  每多听一刻,那侍女的脸色便随之更灰几分,最后干脆直接扯着嗓子咆哮,“公主…公主不行了!大医,快传大医来!”

  “不好了,王后娘娘晕倒了!”

  刚刚还肃穆无比的祭殿乱作一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