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八十七章 百鸟朝凤(一)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02 2020-08-23 10:10:00

  国杖看这事态正莫名其妙地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眼疾手快,一把将混天石夺过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只一瞬间混天石碎成了黝黑的粉末,

  “混账东西!害得王上的长公主在病中尚且要受这么大的苦,如今竟连性命也保不住了!”

  “你!”,混天石被国杖生生夺走摔得粉碎,族长又惊愕又心疼,看着一地黝黑的粉末,仿佛自己的信仰也同时被扔在地上受到轮番的摧残和碾压!

  杞睥睨着依旧惊惶无措的族长,声如洪钟,不怒自威,

  “其实…在长公主自诞生后便身体虚弱异常,全然有悖于史册对于圣血受天神庇佑均体态康健的记载时,本王就有所揣测。今天,事实已然证实了,如今就算是本王的血亦无法使混天石起反应,那么,天启便就只有一个,凤平以后,再无圣血!”

  “哗…”,台下观礼的重臣像炸开了锅一般,有人担忧,有人质疑,有人迷茫…

  “但是!”王上坚定地看着祭坛的民众,“如今,我们凤平有自己的军队,粮食丰沛,贸易昌盛,凤平是可以完全依靠我们自己的!”

  “凤平万岁,昌王万岁!”国杖大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喊着,吉顺势带领着众群臣和家眷伏地拜下。

  本来昌王登基后就着意清掉闲散的王室军官,有着国杖大人的助力,如今本属王室的臣子少之又少,圣血的有无对于祭坛周围的官员来说并不是十分要紧的事情。

  所以,一时间祭坛周围顺承的呼声不断,只留下神族族长瘫倒在破碎的混天石一旁,没了圣血和天神的存在,族长一身的华衣竟然有些滑稽可笑…

  ……

  凤平神族一夕之间,树倒猢狲散,根本不需要杞亲自下令解除族众,神族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神族族长首当其中,大势已去,便一病不起,弥留之际,只有吉仍服侍在侧,尽心尽力,算是报恩,亦算是赎罪!

  吉心里明白,即使如今他已成为他的生父国杖大人的暗中犬马,但神族族长多年的养育之恩始终是他心里难以撼动的一片柔软。

  即使,他无法干预这场多方势力顺势而为的权柄洗牌,他依旧不忍心在师傅的最后一刻,凉透他的心。

  直到族长咽气的前一刻,他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突然间,混天石就失灵了,或者为何突然间就像王上说的那样,圣血就尽了!没有任何征兆…

  难道自己之前通天的灵力只是唬人的虚招?是自己学艺不精修为不够?所以才一点天启都没有得到,突然就让凤平这个离神最近的国度见离于上天了?

  太多的疑问,太多的不甘心,太多的担忧在族长心中交织缠绕,找不到始寻不到终,在反复思索间,他就没了气息。

  眼睛却瞪得老大,似乎欲意弥留下来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吉费劲了心思了也没法让族长闭眼,到最后只得盖上了白布才算不那么唬人。

  王上大恩,念及族长对凤平兢兢业业,准族长以国父的仪制下葬,惠及子女,也算是风风光光。

  然而族长一生未娶,无妻无子,诏书昭告了天下,国库却未动分毫。国父名声虽大,然而正好妨着长公主丧仪,礼部也就草草了事而已…

  凤平没了圣血,没了神族,可还是原来的凤平?

  谁也说不清楚…

  再论失去了长公主的王后,这一晕倒就是数十日未清醒。

  王宫中所有大医都请到了王后寝宫,每日好几种药轮番灌下去,脸色看着是红润了许多,可人就是还不醒,又灌了几日,终于能睁开眼了,却总还是怔怔地睁开一段时间后,又浑浑噩噩地昏睡过去,连一句话甚至半个字也未曾说过。

  杞照例每日都来看王后,只是坐在旁边看一看,忧色满溢,时常叹息。

  长公主他是有大半责任的,如果他能早点下定决心,也不会救不下他的长公主。

  圣血的事儿倾朝再没人敢提半个字,仿佛所有人一瞬间都暗地里达成了某种共识,左右圣血也并不是第一次‘没了’…

  念及圣血第一次被宣告没了的时候,凤平上下民众,举国哀伤,寝食难安,觉得凤平第二天就会被虎视眈眈的邻国踏平了,家国难在!

  可终究,没了圣血的那十几年也就那样挺了过来,谁又敢断言,这次就会成为天大的事情呢?

  而对于杞,圣血没了,那么就意味着,凤平围绕着圣血的一切规矩和制度都要进行彻底地更改,而且完全要在他这个凤平唯一的新王的允准下进行更改。

  首当其冲,圣血若为女子,为保圣血昌盛,则成为王上的凤平神族,后宫只能有圣血王后一人的规矩也就无从遵循,作为凤平正正经经的新王,桎梏杞的最后一道枷锁也就不复存在了。

  不日,新王以长公主离世,凤平王室需要枝繁叶茂为由,纳了两个伎乐的舞女,只是,念尚在长公主的丧期,宫中哀哉,怕群臣非议,并没有给正经封位分,只以茶水侍女的身份侍奉在殿前。

  然而等到时间久了,宫中朝野上上下下司空见惯后,杞就当所有人都默认了,也就都悄悄给了名分安排在空置的宫殿里,成了他后宫正经的妃嫔们。

  ……

  “王…王上!”

  在王后身边一直守着的贴身侍女被吓了一跳,在分辨出是王后突然醒来所发出的呼喊后,不由得欣喜万分膝行至她的身边听候差遣,

  “王上呢?”王后用朦胧的双眼分辨着窗外的时间,看起来似乎已经是夜晚,不知为何却未见杞,她感觉自己已经睡了太久太久,似乎中间醒来过几次,但意识却依旧十分模糊。

  她努力地回想着,记得昏过去之前,自己应该是在长公主的血礼上,长公主!

  长公主在银针入指后的哭喊,颓然垂下的小手臂,宫女的求救,以及混乱的祭殿…

  血礼上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慢慢变得十分清晰,随之而来的心痛也几乎让她呼吸凝滞,突然,她深黑的瞳孔猛得一缩,用眼睛死死盯着侍女,声音却半晌才颤抖地发出来,一半是询问一半是试探,“长公主…我的孩子,现在…现在可安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