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八十九章 百鸟朝凤(三)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00 2020-08-24 10:10:00

  回到王后寝宫后,贴身侍女在王后房门外踌躇了好久,一则刚刚的红晕还未消下,二则没请来王上,她终归也是不安,这样磨磨蹭蹭了良久终于鼓足勇气开了房门,

  “王后娘娘!”

  看到眼前屋内的光景,侍女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如何能忘记在去通传之前安排另一个侍女在王后身旁照顾呢!

  如今王后正殿中竟然没有一个人侍候着,只见王后一身寝衣,双脚直接踩在冰凉的青石地上,只有背靠在床腿上,双目紧闭,看似又昏睡了过去。

  侍女也不敢声张,只用尽全力把王后拖回到床上,嘴里不停念叨着,“王后娘娘恕罪,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好在王后又晕睡了过去…侍女心里默默庆幸着,不然若她问起长公主和王上来,自己连一个也没法回禀…

  自此,贴身侍女再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伏在再度昏睡的王后一旁尽心服侍着,就这样不知又过了多久,侍女觉得天都要亮起来了,才听到外面有通传说王上来了!

  “栀儿…栀儿!”

  王上一身明黄色,纹丝不乱,一进门就冲到床榻边上紧紧握住王后的手,

  侍女在一旁死死盯着地面,脑中不可抑制地又想起隔着房门声声入耳的男女缱绻,她略略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暗自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

  “不是通传说王后醒过来了?”杞也不看那侍女,声音阴沉不怒自威。

  “刚刚…刚刚王后是醒过来了,与之前的醒来不同,还问…不,还跟奴婢说了话,着奴婢去寻王上,但是…但是等到奴婢回来后,王后就已经又…”

  侍女话尚未说完,王后的眼睛就缓缓睁开,定睛看着王上的秀目含泪,却依旧带着试探与剩余的一丝丝希冀,“王上,我们的长公主…?”

  杞的眉间阴郁萦绕,自王后晕倒后,他为何每次看望后都会匆匆离开,不会久留,也是因为怕直面这个问题,如今却是再也逃不过,他伸手轻轻按了按栀儿的手,声音温柔地宽慰道,

  “栀儿,是本王糊涂,任由神鬼愚妄之事折损了长公主,神族已然没落,以后便再也没有什么能…“

  杞停顿了一下,轻轻吸了一口气,”栀儿,你我尚且年轻,我们一定会再有自己的孩子的。”

  王后颓然垂目,纵然这个结果她已经在心里预想到了,却仍旧在听到杞亲口确认后,心痛万分,泪水几乎干涸,再也哭不出泪水,只剩下肿胀和酸楚。

  她的孩子,还那么瘦小,那么羸弱,还未有机会亲眼见到这个繁荣世间,还未有机会体会到人生的酸甜苦辣…

  杞再也不忍心看到她如此哀戚,一把将栀儿抱在怀中,就那样紧紧地抱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样安慰了好些时候,王后才又浑浑噩噩地睡去。

  刚出了殿门的杞突然收住自己的脚步,犹豫了片刻,终于对着为首的侍女开口,声音里有着不容辩驳的威严,

  “王后体弱,纳新人的事情暂时先避着王后,日后本王会亲自寻个合适的时间。在此期间,若有谁不小心说漏了嘴,惹得王后病情反复,本王就摘了她的脑袋!”

  “是…”

  ……

  中宫羸弱,后妃频册。

  这个口子一开,各路臣子就便不安分起来,谁不想自己的官运亨通!

  最真切的消息一定最先来自于宫中,来自于王上的枕边,于是便时时有人以各种理由贡奉绝世女子给昌王杞,杞也不多做推辞,顺势挑选了一些纳入宫中。

  ……

  “王后娘娘,您的气色好了许多呢…”

  公主栀扯了嘴角勉强算是笑了一下,把药盒中最后一粒药丸嚼碎,艰难地咽了下去,然后接过侍女手中的水喝了几口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长公主终究是没了,王上渴望后继有人,我要是一直这样病下去,可怎么陪王伴驾,不过,这也已经有些日子了,可是现在凤平事情很多?总也见不着王上…”

  那侍女惊得太阳穴突得一跳,也不敢多说些什么,“王后娘娘恕罪,前朝的事情啊,奴婢也不知道也瞧不懂呢…”

  栀儿挥了挥手让侍女退了下去,捧了镜子兀自看着,镜中的人儿如凋谢的黄花般消瘦,长时间的卧床,竟让微凹的太阳穴边生了好多皱纹,几乎让她认不出自己来,她不由得惊呼,“来人呐,来人!”

  侍女忙又走回来,

  “吩咐下去,请大医细心为本宫调理身体和容颜,本宫这一病,着实憔悴了许多,这几日便不要去请王上了,待本宫调理好身子再…”

  侍女点了点头领命下去了。

  栀儿放下镜子,心下烦躁,特地又把它推到离自己最远的地方,秀目盈盈含泪,兀自低语,

  “怪不得,怪不得王上不愿意来我这儿了…”

  她看着这一宫寂静,长公主诞生,长公主日夜缠绵病榻,长公主骤然离世,仿佛是一场梦一般,这场梦结束了,也击碎了她的心。

  其实,当听到自己晕倒后所发生的事情时,她就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为何那几乎可以奉为圣物的混天石突然就失了效果,究竟真的是天意,还是父亲的计策,如果当真的是父亲的计策,那为何父亲和吉还要我儿的性命!

  想到这儿,她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事情远要比自己恢复如常更为重要!

  她把自己的贴身侍女叫到殿中,“本宫甚是思念养父,代本宫通传国杖大人入宫…”

  “回禀王后娘娘”,侍女盈盈拜下,“国杖大人已在偏殿等待,晌午便过来了,一直说要等着王后精神好一些再叫奴婢通传…”

  栀儿略略思索,微微扬首端坐,“国杖大人当真与本宫父女连心,快快请他进来!”

  侍女应声去了偏殿通传,一会儿的功夫就领了国杖进了正殿,此时栀儿正把刚刚送来的阿胶煨金丝枣放入口中,小心地咀嚼着,眼睛只瞧着殿外也不看向国杖。

  “老臣恭请王后娘娘圣安…”,国杖见女儿正冷着一张脸,神色微微凝滞,便转头吩咐一旁随侍的侍女们,“你们都退下吧,本官欲与王后娘娘说些体己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