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九十一章 靳榛满目(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057 2020-08-25 10:10:00

  公主栀闻言心猛得向下一沉,伸手死死抓住国杖的衣角,“父亲…父亲,女儿错了,是女儿的错!女儿已然幡然醒悟,如今身子已经大好,不信您看看本宫现下的气色。”

  国杖停住想要离开的脚步,看着如同抓住救命草的女儿,唇角略微抖动了一下,但仍旧难掩眼中的失望之色,

  想到往后自己可能沦落的惨状,公主栀的眼中涓涓泪流,来不及也不敢去擦拭,眼睛眨也不眨,可是,即使到如今,她依旧介怀一件事情,

  “其实,女儿一直介怀的还是长公主的死,只是没想到,于父于母,对待这件事情竟差别竟如此让人失望,但女儿依旧想向父亲您求一句真话,好解开女儿的这个心结,女儿就想问父亲一句,圣血尽那一出,是否出自父亲筹谋?”

  国杖气极,又是长公主,还是长公主!他失望之色满溢,生生从公主栀手中扯出自己的衣袖,“是天意!我并未筹谋过,血礼那日你晕倒后,我亲眼看到王上取血入石,也亲眼见到王上的血无法令混天石起任何反应!”

  栀儿嘴角抑制不住地颤抖,发出的声音实难分辨清楚,“既然天意如此,为何…为何还要我儿性命!”

  “简直是冥顽不灵!”国杖转身怒视着栀儿,“你既说了是天意,我又怎能未卜先知!难道你让老夫弃整族的安危于不顾?栀儿,你不可以那么自私!”

  “我自私…我自私?”

  栀儿只喃喃重复着父亲对自己的评判,急着想去为自身分辨。

  她张口想说自己是为了家族利益才艰难撑下这一切,然而自己内心却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其实只是为了能和杞相伴终老。

  复又张口想说自己是为了父亲才会手染鲜血,然而自己却实实在在是因为妒忌和不容人。

  思来想去,自己着实不是一个君子,却抿了抿唇依旧不愿承认,只得扬了扬下巴,从牙缝里扯出一句,

  “如若本宫自私,我儿就不会死!”

  国杖揉了揉皱得发酸的眉头,摇了摇头,他这个女儿着实让自己头疼,到底辜负了自己为家族的将来殚精竭虑,一夜白头!

  他越想越气,不再与公主栀做无谓的争辩,甩了衣袖,夺门而出!

  整个大殿中就只剩下公主栀一个人端坐在正殿宝座之上,耳边是时常相伴的寂静,眼前是正午阳光从大开的殿门中照射进来铺的一地光亮,仿佛时间也随之凝滞了。

  如此良久以后,她慢慢站起来,兀自踱步到阳光之下的殿门,“来人!传令下去,明天叫上所有的嫔妃,本宫身体大好,当然要和众多姐妹好好见上一面!”

  ……

  侍女吩咐下去以后,便有人送来了后宫记档,栀儿看着密密麻麻的记录,眉梢不停地颤抖着。

  好,很好!这数月来,曾经与她许诺相伴终老的王上,可当真没有一日闲着的,日日夜夜有美人相伴在侧。

  “这个标红的圈是什么意思?本宫并未在侍奉名册上找到这位…的名字。”

  侍女接过看了一眼便放回王后的案前,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因着王后体弱无心掌管宫中事宜,这些佳人们尚未行任何仪式,所以她斟酌了一下,用词十分谨慎,

  “回禀王后娘娘,这位是胡姑娘,因着她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所以不在侍奉名册之列。”

  栀儿的太阳穴突然突地跳了一下,涨得发疼,实在是自己失策,疏忽之下,竟然已经有野狐媚子怀了杞的孩子!

  这怎么可以!杞的长子,不,不仅仅是长子!杞怎么可以有其他女人的孩子!绝对不可以!

  左右此时自己的身体已经大好,她要去找父亲联合肱股之臣,据理力争!清君侧!力荐君王!

  然而,这个想法才刚刚产生,就被栀儿自己所否决了,她想起父亲临走之前的话,且不论父亲如今对自己已经是失望至极,此事伊始时父亲就已经力荐,都尚未奏效,如今甚至有人已经怀了身孕,木已成舟,那这个方法就更行不通了!

  杞一直瞒着自己,就说明杞对自己是有些许抱歉的,那么与其锱铢必较磨灭掉最后一点歉意和尊重,那么不如就装个贤惠端庄,把中宫的位置坐稳了,长日漫漫,还能愁没有时间料理这些狐媚子!?

  栀儿重重合上记录本,闭上眼睛不动声色地深吸一口气,重新睁开眼睛时已经目光如炬,

  “通知记档处,以后这凤平的后宫难免会有更多的姐妹,所以每日的记档都要先通传到本宫这里,另外,明日请这位胡…姑娘一同过来。”

  侍女小心地应和着,生怕稍有不慎,惹恼了已然烦闷的王后,“是…”

  “慢着!”,栀儿微微转目,看了眼天色,“不必去了,替本宫梳妆,本宫现在就要去见王上!”

  “…是”,侍女战战兢兢地拿起玉梳,心里想着,恐怕这会儿的宁静是今天最后的宁静了。

  ……

  “呦,王后娘娘,午后太阳毒辣,您贵体尚在细心调养,怎么亲自过来了,让奴才们代为通传一声,奴才帮您请王上呀…”,内侍见王后突然杀过来了,即刻笑脸相迎,暗自里却偷偷抹了把汗,注意着自己说的每一个字。

  栀儿也不愿与内侍多言语,只轻轻道,“王上在忙么?本宫大病初愈,想见一见王上。”

  “可巧了,王上刚刚还在念叨娘娘您呢,娘娘稍等片刻,奴才去通传一声。”

  果然没过多久,杞竟亲自出了殿,一缕明黄迎着灿烈的日光徐徐走出,一把握住栀儿的双手阻止她行大礼,“王后,你终于大好了,外头日头大,快随我一起去殿内。”

  自己略微冰凉的指尖紧紧地被握在杞温暖的手心中,夫君白皙的面庞,谈吐之间不怒自威,那是君王特有的气质,栀儿心中的某一片,偷偷地破碎,融化。

  是啊,她至始至终要的,就只有一个杞而已,只要杞还在自己身边,对自己关怀备至,那其他的一切,她也不想再去计较,只要杞能完完整整地属于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