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第九十三章 昭然若揭(二)

落木萧萧滚滚红尘 落影斜 2113 2020-08-26 10:10:00

  杞下意识扫了一眼公主栀的脸色,端起茶水不经意地饮了一口,“大妃太过于抬举她了,嫔即可…其余的,便从侍妾开始做起吧…”

  公主栀嘴角扯出了一丝笑意,“如此,便是臣妾与王上心意相通了,分宫事宜便不叨扰王上了,臣妾与内侍处商议。”

  “栀儿…女人难免事多,以后本王的后宫就烦劳你多费心了…”,杞看着公主栀脸上的红晕未减,些许日子未见,旧人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透出来,他贴近公主栀的耳畔轻语,

  “我的王后…今晚准备一下,我许久未陪你了。”

  公主栀脸上红晕更多上一层,想着需要赶紧回去沐浴更衣,再多喝一些补药,争取能一举得子,便告退了…

  栀儿出门后,杞便再也难看进去书,只觉得解决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连落在殿中的阳光都多了几分颜色。

  他放下书,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指尖,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不然那日长公主薨逝时,为何好巧不巧地,栀儿的指尖会不小心被座椅扶手下突出的尖刺刺到,却浑然不觉,而她指尖沁出的血正蹭到自己的指尖!

  所以,那日入混天石的血根本就只是个公主栀的血而已!

  栀儿的母族虽欺骗了自己,但也同时让这次的改革尤为顺利,免得自己将来都要因着圣血的缘故,只得受制于神族和国杖的势利!

  虽然足够寒心,但身体羸弱的长公主,的的确确是死得其所。

  逝者如斯夫,他在公主灵遇袭殒身的事情上学到的,有些事情,只要不再想起,便可以慢慢忘记那些伴随着的伤痛!

  而现在,他所要记住的仅仅只有,自己已然成为了一个王!

  凤平真真正正的王!

  杞嘴角笑意更为明显,他把书扔到一边,大手一挥,

  “来人…传孙氏来伴读。”

  ……

  因着圣朝疆土最为辽阔,人口众多,又长期保持着与周边小国的贸易合作,所以凤平的消息也被当做谈资传到了圣朝宫中,此刻正蔓延在尚制局的工房中,

  坐在工位上专心做样儿的一宫女,许是因为坐着的时间久了,暂时先放下了手上的工锤和金丝,眨了眨发酸的眼睛,然后大大地伸展了一下手臂,向着旁边另一个宫女招呼着,“哎,你们知不知道凤平国?”

  那个宫女也觉得疲惫了,便也放下手中正绘制的图样,然后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的靠背上,“知道呀,我母家街上有个卖银饰的,就是那里的人,如今嫁与咱们圣朝人,说话处事竟看不出半点外族的样子。”

  做样儿的宫女见有话可聊,顿时来了兴致,“哎,我跟你说啊,凤平改制啦!前些日子我回母家的时候听父亲提到的,父亲说他们之前是严格的血品制度,君主只能拥有什么…什么…圣血血品的人才能有资格当…”

  凤平?她们谈论的声音并不小,正好清清楚楚地落在灵儿耳中,许久没有从旁人口中听到凤平这两个字眼了,灵儿不自觉地也放缓了手中的功夫,微微倾耳悄悄聆听…

  都是仕家的小姐出身,谁又肯承认自己母家地位低?自己见识浅薄呢?绘图的宫女便急忙打断做样儿宫女的话,“这个谁不知道!凤平王室血品制度由来已久,不过啊,说得再翻过天去,不也跟咱们圣朝皇室一样么?只有真正仅仅的皇子们才有机会不是么?”

  “哎呀…并不全然一样,怎么说呢,凤平的圣血就相当于…”,做样儿宫女停顿下来,略微思考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就相当于咱们皇上同皇后娘娘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无论男女,只有这个孩子才有资格继承王位。”

  之前打断别人讲话的绘图宫女略显尴尬,忙用惊讶的语气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凤平小国,我倒没有深究过,你说这个孩子不论男女!?要是帝后只生了一个女儿呢?难不成凤平有女君主?”

  “哎呀,不是啦…你听我说啦!凤平王室可邪门,帝后只会有一个孩子是圣血,说是上天注定的,这个孩子若是男的就自然而然地继承王位,若是女的,便是她的夫君继承王位。”

  绘图宫女听闻后不由得觉得惊奇,“哇,这么神奇啊,那岂不是一降生就注定的天之骄子!?”

  “那可不是…”做样儿的宫女刚想停下,转念一想,发现自己要说的话还没有讲完,“哎呀,都被你的问话带偏了,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件事,而是啊,传闻凤平国,圣血尽了!听说啊,他们那儿司礼仪的大族长都被赐死啦!”

  绘图宫女惊得嘴巴合不拢,脸上的表情随着脑中的想象而愈加扭曲,“不会吧?而且,有人说圣血尽就尽了?”

  做样儿的宫女见旁边有更多的宫女都好奇地围了过来,觉得自己瞬间成了话题的中心位,心下十分开心,接着用跟大的声音道,

  “传闻中,他们凤平有个混天石,专门用来验圣血的,在那个什么…什么礼上,突然就失了效果,那混天石便被凤平王上一怒之下摔了个粉碎…你说,他们王上连这个都弃了,可不就做实了?”

  做样儿的宫女微微点了点头,“我觉得吧,尽了也好,反正也没啥用,不过就是保护着主子们的一道金箔罢了。”

  在一旁听闲话的宫女们附和地点了点头,“那倒也是,哪像我们这般如此命苦,生下来虽是个小姐的身子,却还要在宫中伺候主子们到二十五岁才能得以出宫…”

  “……”

  灵儿心中顿起波澜,耳边再也听不进她们之间的闲话家常,如果她们所说的这些是真的,如果再做一些大胆的假设,那么一切都通了,之前,她和她的养父一直想不通的地方,自己在凤平和初入圣朝所遭遇到的一切,全部都可以被解释了!

  绵延的千百年的圣血绝无可能会一夕之间断绝,就算如同上一次一般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变故,那十年都未竟之事,这次亦不会变制得的如此顺利,意外之外必有人在谋略!

  杞!你越急于抛弃掉血品禁锢的枷锁,就会越彻底地暴露一切!

  而她自己,凤灵儿,再无任何疑问,就是圣血,凤平国的沧海遗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