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风雪起波澜

第十二章 纵死侠骨香 不惭世上英

风雪起波澜 帆起银砂 2507 2018-08-10 23:59:27

  很多事情,其实冥冥之中皆有定数。

  有些人谓之巧合,有些人谓之天命。

  比如回雪流风前一日还说自己怕是再过三年也嫁不出去,转眼就莫名其妙地背上了两桩婚约;比如林未销到舜陵城外之时,颜婳不过刚刚离开两个时辰。

  再比如,颜婳和帝京那位万俟暝王爷派来劫她的人马,恰恰好同时入了雪川的地界。

  “有线索吗?”

  “没有啊,我带着师弟妹们每天都到各条官道,小道上去查,也没发现个踪影。”

  “那就接着查吧,”

  千夜靠在椅子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师兄你下山去转转吧,别天天在这屋子里闷着了。要是你能把回雪的那个姐姐救回来,可就能向她讨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岳明尘见不得他这般闲散,便把回雪流风搬出来说事。

  “谁稀罕要她的人情,我派弟子皆是行侠仗义之辈,惩治恶人本就是我等分内之事,那帮山匪若是真到闹我雪川的眼皮子底下,还能容他逍遥法外吗?”

  千夜说得义正辞严,拿起剑就往外面走。

  “我去抓山匪,你把南羽看好了,别出什么乱子,”

  “是是是,师兄慢走,”

  看着师兄远去的背影,岳明尘心中的涌上一种奸计得逞的快感。

  “我还不了解你,”,岳明尘心里明镜一般,“回雪流风这个名字,真是比天王老子的调令都好使。”

  ————————————————————————————————————————————————————————————

  “我们这是去哪儿?”

  “少爷吩咐让我们送姑娘去雪川暂避一阵,等事情都了结之后,会再遣人来接姑娘回舜陵。”

  颜婳半撩开马车的帘子,压低声音问赶车的士卒。

  那士卒亦是轻声回应,几不可闻。

  特使大人就骑着马走在前面,时不时便问身边的亲随还有多远路程才能到北辽。

  那些被回雪流风和莫陌在城外骗开的亲随们赶着特使颜婳一行人将要启程的时候回来了,只说没追到,丝毫没提起那两个失了踪影的同行侍卫。

  当时特使看见自己的人回来,瞬间就有了底气,高兴地不行,也没顾上深究。

  “大人,前面就到黄州了,”

  “黄州?是不是有个雪川在这儿?”

  “正是,”

  “最烦这些个江湖人了,不知会不会生出什么乱子,”,特使喃喃自语。

  “特使大人,我们能不能就在此地停留一日稍作休息,这几日赶路赶得这么急,我实在是有些受不住车马颠簸了,”

  旁边的马车突然停下,侍女从里面打起帘子,颜婳身着华服下了马车,发髻微微有些松散,面容因为有些憔悴而更让人怜爱,言语间一副小女子的娇羞姿态,惹得人心都化了。

  特使一时间忘了这是个武官家的女儿,还有武功在身。

  英雄尚且难过美人关。

  “既是颜姑娘如此说,就且在此地歇一日吧,明日再赶路。”

  颜婳施礼道谢,转身回到了马车里。

  “帮我把这身华服脱下来,我要换带着的那件常服。”

  她低声对身边的侍女吩咐,伸手取下了头上所有的饰品,把头发高高束在头顶。

  回忌炎提醒过的,途中或许凶险,到时候,无需顾及其他人,自保即可。

  ————————————————————————————————————————————————————————————

  “师兄,我们发现了一队从舜陵来的人马,刚刚进入黄州辖地,”

  千夜提着剑站在城外官道旁,身后站着一队雪川弟子。

  “终于来了,我可是等得骨头都要酥了。走吧,带你们去活动活动筋骨,”

  “师兄且等等,可那队人马根本不是什么山匪,而是朝廷的送亲队伍,”

  “说清楚些,送得什么亲?”

  “我派人去打听了下,他们好像是要送舜陵一个大族的女儿去北辽和亲,”

  “哦?是吗,”

  千夜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这伙山匪来头着实不小啊。

  “师兄!我们这边有发现!”

  一个弟子从远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慢点说,出什么事了?”

  “我们发现有一队人马从北边进了黄州辖地,明面上只是支商队,可里面个个都是身强体健的壮汉,还带着兵器,看着就居心不良,要不要拦下来?”

  “北边。。。难不成是从帝京来的?”

  千夜感觉自己有点看明白怎么回事了。

  “不要打草惊蛇,先悄悄跟着,若有动作随时来报,”

  “是,师兄,”

  他暗暗忖度,想着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若是一着不慎,整个雪川就会被卷入争斗的漩涡,再无安宁之日。

  回雪流风啊,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

  千夜一挑眉,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都跟我走,去看看朝廷的送亲队伍到底是真是假,说不定真是一帮匪徒呢,”

  这样大的人情,你预备如何还给我呢。

  ————————————————————————————————————————————————————————————

  车马依旧向前行进着,再过不久便会到达黄州城外。

  颜婳闭着眼睛,深深地吸气,双手在胸前握紧。

  她在等。

  那侍女刚刚被她击中了后颈,昏在一边,尚未苏醒。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时机可能转瞬即逝。

  “特使大人,前面好像有人,”

  来人已经挡住了去路。

  “来者何人?”

  特使看到拦路的人都缓缓拔出手中剑,眼中满满的杀意。

  颜婳随身的佩剑就攥在手里。

  外面究竟是雪川的人,还是帝京来的人。

  雪儿,你可不要负我。

  那一瞬间,周围静得令人心里发慌。

  “有刺客!来人啊!快保护本使!快保护本使!”

  特使的尖叫声打破了沉寂,亲随们纷纷冲上去,舜陵府的人则在一旁静观其变。

  颜婳的心已经凉了一半。

  她把帘子掀开一条缝,见双方鏖战正酣,各有死伤。

  可特使的亲随们已是筋疲力竭,渐显颓势。

  舜陵府的人都趁着混乱不见了踪影,此时便是最好的时机。

  我命由己不由人。

  特使就在身边,只要能打晕他。

  她的剑鞘已经举过了头顶。

  “何人在我雪川地界里如此放肆,当我雪川无人么?”

  千夜从天而降,正落在为首的那个人面前,挑刃出鞘,一剑封喉。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颜婳看得呆了,这是何等精绝的武功。

  雪川果真名不虚传,此番算是得救了。

  颜婳心里突然有些愧疚,自己不该疑心回雪流风的,不该疑心这么多年的情意。

  “都是些匪徒贼人,给我杀,一个都不要放过,”

  手起剑落,又是一颗头颅落地。

  特使和几个捡回命的亲随缩在马车旁,看着雪川弟子们左砍右劈,杀得痛快。

  “多谢少侠出手相救,本使。。。哎哎哎!少侠这是做什么!”

  千夜的剑正落在特使颈间。

  “什么人,报上名来。”

  “我是陛下亲遣特使,送舜陵府长女去北辽完婚的。”

  舜陵府长女?合着还是桩替嫁,怪不得都求到我头上来了,这算是心里有愧吗。

  这姑娘也是可怜。

  他想得有些出神,手微微一抖,吓了特使个半死。

  “少侠。。。”

  “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桩婚事,看你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不会是假扮朝廷特使来骗我吧,”

  剑刃又压下一分。

  “不敢不敢,少侠饶命,这马车里坐着的就是舜陵府长女,陛下亲封的公主殿下,少侠问了便知,”

  颜婳从马车里走出来,脸上的脂粉花钿俱已除去,身着简装,长发高束,活脱脱一个小郎君。

  只是格外俊秀了些。

  “这。。这怎么可能。。。”

  “大胆贼人,竟敢假冒朝廷特使欺骗于我,实在是胆大包天,死不足惜,”

  千夜看着眼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心里暗赞其聪慧,省了自己不少气力。

  “给我杀,一个不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