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花开雪夜:重生,风信子

第四章 重生

花开雪夜:重生,风信子 离凛 1765 2018-02-13 22:00:00

  “这是在哪里…我这是…死了吗?”

  宫雪莹看着漆黑的四周,又看了看自己。

  与此同时,黑衣男子列阵,使得自己的灵魂穿到了苍圻星上宫家的二少身上,而原主的魂魄被阵法的力量打散,黑衣男子开始接受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

  原主,现在的黑衣男子,姓宫名漠,6岁,这个世界叫苍圻星,也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修真世界。他还有一个8岁的哥哥宫清逸,而今天他的妈妈快生了…

  了解到这里,宫漠嘴角扬起,邪邪的一笑。

  转看宫雪莹,摸了摸额间的蔷薇花印记,忍不住冷笑。

  “呵,没想到,我也有一天会入魔…可笑啊!”

  就在这时,一束光照射在她身上,大约一秒后,周围的黑色突然变成雪白,入眼的是几张放大的脸。

  她本来想问他们是谁,结果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哭声。

  就在这时,推门走进一个人,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血红色的眸子。

  “妈,生了没?是个弟弟还是妹妹?”

  “是个妹妹,傻孩子,天天念叨着想要个妹妹,这不,如你所愿了,开心吗?”

  “嘿嘿,当然了。”

  “你可不许欺负她。”宫清逸站在宫雪莹前面,警告宫漠。

  他还不知道他这个风流的弟弟,三天两头招花惹草,成天每个正行。

  “怎么会,我疼她还来不及,欺负她干嘛,这可是我亲妹妹。都走都走,我要抱我妹妹。”

  “爸,妈,你看他,见了妹妹比见我还亲。”

  “傻孩子,你弟弟惦记抱妹妹那么久了,让他抱会不碍事。”宫母上官怡说。

  “给孩子取个名字吧。”宫父宫慕看着宫清逸和宫漠说到:“你们也帮忙想想。”

  “宫久吧,长长久久的久。”

  “大哥,你就别想了,太难听了,爸,你看外面下着雪,妹妹又长得水灵灵的,要不叫她宫雪莹吧。”

  “嗯,这个好听,不错,就叫宫雪莹。”

  “呦,没想到弟弟你还会起名字。”

  “那可不。”不是我会起名字,而是她就叫宫雪莹,以她的性格,叫别的长大之后她肯定会改回去,还不如直接定好,省的以后麻烦。

  宫漠这么想着没有说出来,却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宫雪莹。

  “你们两个别再外面提你们有个妹妹,现在这世道,觊觎我们地位的人太多,等稳定了之后,再公布她的真实性别,等她5岁魂力测试的时候再现世,对外就说她是宫家小少爷,体弱多病,在家调养,切记不要告诉别人她的名字。”宫慕一脸严肃的对宫漠和宫清逸说到。

  “是,爸爸。”宫漠和宫漠逸异口同声到。

  “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单独和小妹玩了?”

  宫漠有点迫不及待,虽然他以前抱过狐形的她,但人形的她却没有抱过,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行了,让他去吧,咱们陪你母亲去外面走走。”

  “好吧。”说完转头威胁宫漠:“弟弟你照顾好她,不许少一根头发,否则后果自负。”

  “哥哥放心,我疼还来不及了,不会欺负她的。”

  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无奈摇摇头,跟着宫慕出去,整个房间只剩下宫漠和宫雪莹二人。

  “啧,九尾狐小时候的样子,真是可爱。”宫漠用手指戳了戳她的小脸,轻笑了出来。

  不得不说,小时候的宫雪莹也是个美人胚子,水灵灵的青眸,白皙的皮肤,粉嫩嫩的小脸,好像轻轻捏一下就会滴水一般,只是那盯着宫漠的眼光有点冷。

  他咬破手指,在宫雪莹头上点开一下,霎时间,那朵黑色的彼岸花便显现出来。

  “你现在可以说话了,不过有时间限制,半个时辰。”

  “孤在哪里?你又为何在此?”

  宫漠:……

  我怎么就不能在了?你这是赤果果的歧视!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到底是没有说出来,反而很耐心的和她讲。

  至于宫雪莹,连说话都要靠他帮忙,更别说修为了,于是便入乡随俗了,反正都死过一次了,谁怕谁?

  “这里是苍圻星,以武为尊,分为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合体期、大乘期、渡劫期。普通武者分为后天武者和先天武者,先天武者相当于修真的炼气期。炼气期分为九层,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都分为初期、中期、后期,有时后期之后还有个大圆满的颠峰阶段。5岁灵根测试,根据自身的灵根属性金、木、水、火、土或者异灵根属性冰、风、雷、光、暗等选择符合自己的修真功法。金、木、水、火、土灵根又分为单灵根、双灵根、三灵根、四灵根和五灵根。修真者分为宗派、家族和散修三大势力,而修真者类型一般都以提高修为为主要目的,也有擅长炼丹、炼器、阵法、禁制和修符。好了,回答完毕,至于我为什么会来……”

  说到这里,他抬手放于宫雪莹额头前,把她前世的记忆全部封印了,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不需要知道。”

  而宫雪莹只觉得脑袋一阵疼,晕了过去。

  “乖,睡一觉起来,你就会忘了之前的所有事,包括…夜离澈。”说完便转身离开。

  在梦里,宫雪莹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叫她的名字,寻着声音过去,却发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白色长袍,绝世神颜,却又模糊不清……

  “我这是…死了吗?你是谁?怎么也死了?”

  “你没有死,你重生了,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在巅峰等你。”

  “巅峰是吧,等我,我会去的!”

  “那…有缘再相见。”

  没错,宫雪莹梦到了夜离澈,却不知为何,她始终看不清他的脸,仿佛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不知不觉,宫雪莹的眼角上就挂上了了一滴泪。

离凛

[作者:一不小心把男主从小黑屋里放出来了…   夜离澈:什么叫放?明明是陌玺那小子带我出来玩的。   陌玺:与我何干?   作者(心想):与你无关难道和我有关?   宫雪莹:师父,你把他(夜离澈)擎住,我要弄死他!   陌玺:……   夜离澈:……   作者:别别别,留着留着,我还有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