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捡到一个傻丫头

第三章:贴身之物

捡到一个傻丫头 熊猫爱吃面 3963 2018-02-13 22:00:00

  陆遥赶紧双手挡住,满脸的尴尬……赶紧趁女孩不注意溜到厨房,把门关上,开始洗手做饭。

  蔚莱见男人进了厨房,开始在屋子里转起来,观察屋子里的情况。屋子很简单,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屋子不是很大,但男人似乎平时很注重打扫,各种东西都是井井有条,这让不是很大的屋子省出不少空间,看了看大概,美女绝对无聊了。

  美女坐在沙发上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不禁让她脸红,努力回忆自己昨天在酒吧发生的事情。男人仿佛说的是真的……自己依稀记得,自己去昨被绿了,被挖了墙角,去了星光酒吧,喝多了,这时有男人过来搭讪。男人一看就是个痞子,染着头发还带个耳钉。后来自己喝的太多了痞子拉着自己……后来有个挺阳光的帅哥救了自己,他把痞子一脚不对是一个膝撞踢倒在地,后来痞子的帮手来了,帅哥拉着自己钻进居民区……后来……后来怎么了?

  “唐童童,你怎么那么笨啊。居然喝醉了,断片了……为了那对狗男女值得吗?这下好了刚出狼窝又入虎穴……哎呀,你这命怎么那么苦啊。”自言自语到这美女都快哭出来了,不禁埋下头坐在沙发上。可刚埋下头就被自己衣服上一股酒气熏到了。

  仔细闻闻……“哎呀,我昨天是喝了多少啊。这下衣服没法穿了。”美女一阵苦恼。

  慢慢走到厨房门口敲敲门,门那边传来男人那温暖而有磁性的声音。“你别进来,等一下。”不一会门开开一道缝,从里面探出男人那张阳光俊朗的脸,“怎么了?什么事?”

  “有衣服吗?我要洗个澡。借你浴室用一下。”女孩说这话脸都红了,眼睛都没抬。

  陆遥呆住了,美女害羞起来真的可爱的过分,让你有一种想要抱住她保护她的冲动。

  “喂,你干嘛呢?”美女见对方半天不说话,一抬头就看见了色狼正睁着两只大眼看着自己。

  “哦哦,没事。你去衣柜那边看下吧。找两件自己能穿的。都是我的衣服。你别嫌弃就行,浴室有热水的。里面有浴巾。”说完陆遥看着女孩转身后朝沙发上那边走去,从茶几上拿起西瓜刀。“女侠,你干嘛?”

  女孩撇了他一眼,咬牙说道“哼,谁敢偷看一眼我让他双目失明,斩草除根。”

  陆遥听完这话不禁咽了口口水,然后知趣的把门关上,继续投身到油烟战场。

  半个小时后陆遥把饭菜盛好端上客厅的餐桌上,喊了一声女孩。“女侠,吃饭了!”

  女孩跟正好从浴室出来,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一条肥大的牛仔裤,雪白的玉足裸露在空气中踩着一双拖鞋,两只手正在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

  陆遥正拿着两双筷子,看见女孩的样子不禁心中感叹,“好一个出水芙蓉。好美眼……好挺的鼻……好白的颈……好高的山……”

  “你又想什么呢?”女孩一看男人的眼睛就知道他又没想好事了,真的怀疑自己昨晚上是不是便宜了他。

  “美女,这可不能乱说。好歹昨天我救了你啊。”男人递给美女一双筷子。

  “不过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呢。”女孩的语气很是**啊,这一下愣是把平时说话像连珠炮一样的陆遥给搞的无话可说。“咳咳,吃饭,吃饭。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也不知道合不合口味,将就将就吧。”

  女孩坐在陆遥对面,看了看桌子上的几个盘子和碗,闻了闻菜香,看着碗里的白米饭,再听着陆遥把一盘一盘的菜介绍一遍,鱼香肉丝,宫保鸡丁,还有一个西红柿酸辣汤。

  本就两顿没吃饭的小美女肚子早就饿了,再听他一介绍更是忍不住了,刚要大开杀戒,举起筷子的手忽然停住了。慢慢放下筷子,贝齿轻咬下嘴唇,看看菜又看看对面坐的陆遥……

  “怎么?您老人家警觉性真高,怕我下毒?我要是跟他们一伙的还用等这时候?我昨天晚上我就……”陆遥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干脆不说了,拿起筷子就开始给小美女试菜。

  见陆遥一个菜一个菜的都吃一遍,把汤也喝了一勺,美女这才提起筷子来了一招风卷残云……

  “我,我靠啊。你这美女看起来这么端庄,咋,咋是个饿死鬼投胎啊你。哎,给我剩,剩下……算了剩不下了……”可怜的路先生,一句话还没说完,汤剩一半,鱼香肉丝剩一半,宫保鸡丁里只剩下一些胡萝卜块和几块小的可怜的肉丁了……

  陆遥抬起头看看对面的美女,小美女的嘴边挂着两颗米饭……这可真的算得上沟满壕平了……居然还满足的吧唧了两下嘴,伸出舌头把两颗饭粒咽了下去……

  陆遥可怜巴巴的夹着一点鱼香肉丝放到碗里,然后死死的盯着对面坐着的怪物……

  “不,不好意思。太饿了,而且……挺好吃的。你手艺不错,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女孩似乎也发现自己失态了,赶紧转移话题。

  “呵呵……”此时的陆遥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实在是被刚才的速度惊叹到了。“我是蓝宝石餐厅的服务生。”

  “原来在餐厅工作啊,怪不得你做的菜还挺好吃的。”女孩又问道:“对了,看不出来你还挺爱干净的嘛,不像大多数男人,好吃懒做,衣服都懒得洗。”

  “其实,我的衣服也不是自己洗的。”陆遥说着拨了一大口饭放在嘴里,一边咀嚼,一边低头看着饭碗发呆。

  “那是你女朋友咯?”

  陆遥就知道,一定会问到这个问题,他暗暗深吸一口气,“昨天,她变成前女友了。”

  “哦,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不该问的。”女孩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道歉。

  “没关系。哎,话说回来,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长得又那么漂亮,为什么跑到酒吧去,而且喝那么多?你知道那地方多危险吗?”陆遥抬起头不再想昨天,开始反问女孩。

  女孩一听这话眼神开始发呆,眼睛里升起一层薄雾,“我,我闺蜜挖了我的墙角。男朋友和她在一起了。”说着美女眼里的语气开始转换成泪水,一滴一滴顺着俏脸滑落下来,“我知道,那地方很乱,很脏。可是,我没有人去诉说,我只想喝醉。我……我……呜呜……”美女崩溃了,泪水变成了断线珍珠。

  看着美女梨花带雨的模样,陆遥心里一阵心疼,赶忙拿过面巾纸递给女孩道,“你别哭,别哭。为了这种渣男和这种背后放冷箭的姐妹你不值得。他们算什么东西,配不上你的眼泪。你那么漂亮,那么可爱,男朋友是瞎了眼了才选错了人。”

  女孩的哭泣慢慢停止了,只是还有些抽泣的道:“对,这对狗男女。我,我要报复她们。”说完,美女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本着浴室去陆遥不明所以也跟在后面。

  刚到浴室门前,女孩举着一把亮闪闪的出来——“又是西瓜刀!哎,你你要干嘛。”美女这一举动可是把陆遥吓坏了,赶紧一把抓住美女的手腕。

  “我要杀了这对狗男女!”此时的美女如同一头发疯的牛,如果不是个大小伙子可能真的拉不住她。

  “别别别,你听我说。杀人要偿命吧,你把他俩杀了,你自己还要付法律责任呢。再说了,你现在穿成这样,还想去杀人?你跑的过人家吗?”陆遥的话似乎真的起到了作用,美女停下动作突然间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埋头又哭起来。

  陆遥蹲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说道:“你先别哭了。真的,这对狗男女哭不值得,报复也不是非要杀人呀。你别哭了,咱们一起想办法,我最恨这种人了。我和你,咱俩联手报复他好吗?”

  美女一听,转头看向他,“真的?”

  “嗯。你别哭了就行,不然让邻居们听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样了呢,万一报了警就麻烦了。”

  美女听到这话,抹了抹眼泪。重新坐回到座位上,说道“打扰你吃饭了吧,你继续吃吧。”

  陆遥坐在对面看着美女哭红的眼睛,哪里还有心思吃得下饭去“没事,我吃好了。我把碗收起来,你等一会。”陆遥刚要动身又坐了回来,他实在是怕美女真的暴走,干出什么疯狂的举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想怎么报复啊?”陆遥试探性的问了句。

  “不知道。”美女现在大脑一片空白,眼神呆呆的看着桌子。

  “俗话说的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说你是个女子吧但也算得上是女中豪杰,即便不算……现在这社会讲究男女平等,你看这事情是不是可以等以后有机会再说?”陆遥看起来是真的怕了这个爱冲动的美女了。

  美女看着陆遥,点点头。陆遥松了一口气,“那咱们聊点别的?”

  美女点点头。陆遥见美女不生气开始转移美女的注意力,“你看,我都告诉你了,我叫陆遥,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多大了?哪里人?做什么工作?在哪住?家里都有什么人?……”

  美女噗嗤一声笑了,“你是查户口呢还是问问题呢?”

  “啊?”陆遥尴尬一笑,心里暗自得意:要的就是这效果,“都一样都一样。”

  “那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美女心情好了一些。

  陆遥还真想知道她的名字,正当他竖起耳朵听的时候美女的答案让他很是郁闷啊。

  美女见对方准备好了,一字一字说道,“保——密!”

  “靠,那后面呢?”

  “都一样。”

  “什么都一样?”陆遥懵了。

  “你问的什么问题?”

  “姓名,年龄,家乡,工作,现住址,家庭成员。”

  “那你听好了。”小美女清了清嗓子,见陆遥又把耳朵凑过来道“都一样就是,保密,保密,保密,保密,保密,保密——”

  “靠,美女,我是查户口的,你保密局的是吧?”陆遥一阵无语。

  小美女见陆遥吃瘪的表情,霎时间一扫先前不快,如同拨云见日,笑的花枝乱颤,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屋子里回荡不绝……

  “哎,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陆遥突然间想到工作的问题。

  “啊?工作啊。我已经请假了,你呢?。”美女似乎有点措不及防。

  陆遥回答倒是干脆,“一样。你的衣服不用洗洗吗?”

  美女听到这个问题恍然大悟“对,可是可是一两件衣服也不值得用洗衣机吧。”

  “实在抱歉,洗衣机坏掉了,维修师傅还没来。”陆遥收拾好了碗筷,把碗筷丢到厨房,走出来又坐在座位上。

  “我,我还是拿回家洗把。”美女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焦急。

  “怎么了?”陆遥很疑惑。

  “我,我这几天……不太适合沾水……”说着美女的脸竟然红了起来,就像秋天熟透的苹果,让陆遥恨不得过去狠狠咬上一口。

  见美女似乎要看向自己,陆遥赶紧收回目光,果然陆遥刚收回目光,美女的眼睛就盯上了自己。陆遥暗自庆幸,“那要不我帮你洗吧?”陆遥这话说出口就后悔了,人家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碰她的衣服嘛。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拜托你啦。”

  啥!美女居然答应了!陆遥一下就来了精神,能为美女效劳何尝不是一个男人的机会呢?

  “关系。反正我也常做。”陆遥说着话,突然想起自己和刘欣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刘欣总会催促他洗衣服而他则每次都会以各种理由推脱,到最后只能是刘欣自己自讨苦吃了……

  陆遥苦笑着摇摇头,朝浴室走去。陆遥拿起美女换下的衣服后,一条带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是?小罩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