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时衣

第五章 【穿云篇】太弱了

时衣 与洛 2131 2018-02-13 19:56:34

  时衣当然不会是众人想象中眼角带泪的美人,她只是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仔细看看自己的伤。

  毕竟,妖也是会疼的,而且手上的箭伤,一直火辣辣的疼……

  她坐在溪边,衬着月光,陈阳眼中的时衣格外可怜……

  陈阳还在想怎么开口和她道歉以及道谢,时衣忽然起身,往溪水中走去。

  她不会是太委屈伤心了,都不想活了吧!

  陈阳也忘了她是妖,猛地扎过去,拖着她的腰。

  “是我不对,我道歉,我不该不相信你,还在你帮我挡箭的时候拿匕首扎你,你别想不开寻短见啊!”

  时衣都被他整糊涂了,他不是知道我是鲛人吗?难道还有在水里寻短见的鲛人?

  但是这个想法只有一瞬,因为他拖着她的腰!

  她的腰啊!

  鲛人最敏感的部位就是腰,腰上的鳞片都是细鳞,发情期的他们,碰一下腰,整个身子都能软的像一滩水……

  现在的时衣当然不是发情期,但是身体一僵,俏脸一红,就被陈阳拖上岸了。

  陈阳紧盯着时衣,看着她紧贴在身上的衣物和白嫩的脚,耳尖红了个透。

  说什么,现在应该说啥啊!

  两个人都在内心咆哮,难道要一直这样尬下去吗!

  许久……

  陈阳低头,开口,“你,为啥帮我挡箭啊?”

  刚一问出口,他就后悔了,这口气,怎么跟小媳妇问情郎话似的……

  然后,他的脸更红了……

  再然后,他就抓狂了……

  “太弱了。”

  时衣说完还怕他不理解,指着他又说了一遍。

  陈阳站起来,很不服气,“怎么,你还有种族歧视啊,你真这么厉害,还能被我伤到啊!”

  “对。”

  时衣也懒得解释这个回答是自己有种族歧视呢,还是自己真的很厉害。

  她再次下水,边看着他还边一脸严肃地说“别碰我。”

  陈阳当然没有再碰她,而且还很有君子风范地没有看她。

  水面上波光粼粼,光点越来越亮,越来越大,还会动啊……

  哦,是鱼鳞啊……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鱼鳞,这么大的鱼尾巴……

  “噗通”

  美人出水……

  大波浪的长发紧贴在凹凸有致的身体上,皮肤白皙,五官朦胧,但那双依旧湿漉漉的大眼睛真是让人见之不忘。

  上半身的美人靠在巨石上,下半身的紫色鱼尾拍打着水面,似乎玩的很开心。

  陈阳第一次觉得,这个妖怪,有点好看……

  时衣看着岸边的他,伸手给他。

  陈阳看了看白净的小手,啥也没有啊,让他看啥?

  时衣拍拍手,“好了。”

  他更懵了,什么东西好了?

  时衣指他,“不行,太弱。”

  手上原本的箭伤连疤都没了,妖怪的自愈能力都这么强悍的吗……

  虽然人类不可以,但是堂堂一个将军,铁骨铮铮的男儿,被一个女子用如此轻(耿)蔑(直)的语气说出来,自尊心还是有(非)些(常)接受不了……

  “你这么强,还不是被我刺伤了。”

  陈阳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刺伤了保护自己的人,这么不地道的事儿,我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啊……

  时衣看着陈阳别在腰间隐隐约约的匕首,思绪拉得越来越远,好像看到了印象中的叶子……

  “你,人,弱。”

  “人类不弱。”

  “拿着,不弱。”

  红色鱼尾的鲛人眨着湿漉漉的竖瞳,把长老给她防身的匕首递给了她在人类世界的第一个朋友。

  陈阳一定和叶子有关系吧,不仅是感觉很像,他还有叶子的匕首,是不是跟着他就能找到叶子……

  陈阳看着又在发呆的时衣,无奈,她怎么总是盯着我发呆啊……

  “咳咳,嗯,没事了,我们就回去呗。”

  陈阳摸了摸鼻子,看着她,说得有些尴尬。

  时衣起身,打算幻化出人腿跟他回去的时候发现,放在岸边的箭,不见了!

  “箭,没了。”

  陈阳看了看周围,没有任何异动。

  “可能是被顺水飘走了吧,没了就没了,没事。”

  时衣却呆在水里没有上岸,片刻,猛地扎进水里。

  不对!因为被小蛇咬得太痛了,加上看到外面的活水,有些兴奋得过了头,所以她没有细看那是条什么蛇妖,但她还是很谨慎地用鲛人族秘法将其封在岸边,才下水玩闹。

  鲛人族秘法虽不是什么古老强悍的法术,但是才这么一会儿,周围又没有其他妖气,单单一只小妖怪是绝对不可能解开的!

  陈阳看着时衣下水,大尾巴漾出一道道紫色的光彩,这儿游一下,那儿游一下,许久之后,耷拉着头出水。

  他蹲下,“找不到就算了,就是支箭,他既然偷袭第一次没成功,就会有第二次的,我们等着呗。”

  看着她抬起的头,陈阳坚定地说:“到时候,不仅能找到箭,还能抓到射箭的人!”

  时衣看着陈阳坚定的眼神,仿佛看到了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坚定地说“等我。”

  真的,越看越像啊…

  眉骨突出,眉峰凌厉,眉尾细长,眉毛应该是最像的了吧……

  莫非,真是我想叶子想疯了……

  陈阳以为时衣是在担忧怎么抓到幕后的人,他自己也在反思,有什么人想杀他?

  苦战大半年,敌军基本被打得不敢探头了,现在国内政局稳定,百姓安居,虎符自己也只是执掌此战期间,回去就要交给圣上了。私下更是哪家都不得罪,和谁都能玩进去,没有理由啊……

  “走吧。”

  时衣站在陈阳面前,主动提议回去。

  看着这个像极了叶子的少年,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我要保护好他,然后通过他找到叶子。

  ――百里外的穿云山庄――

  “为什么还是没有找到!”紫衣的华贵少年怒吼,“我爹到底养你们是干什么用的!”

  一妖娆美人靠着一俊美青年,撇撇嘴,“不是找不到,是拿不回来。”

  “哈哈,是谁出发前说他们两个联手,一定可以把那把匕首拿回来的,说什么人类而已,不足为惧的!”

  “少主你也别生气,那匕首的主人身边有只大妖,要不是老主子用水镜把我们偷回来,估计我们还被困在那儿呢。”

  “什么大妖?你俩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应该是海族,她的血里有一股很淡的海腥味。”

  “那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拿不到匕首了?”

  “这倒也不是。那妖,还能一直陪在那人身边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