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上古蛮荒 判官大人请下嫁

第十八章 鬼界秘辛

判官大人请下嫁 归烬 1794 2018-04-16 20:09:28

  鬼帝殿。

  萧染月满无表情:“我的失误。”

  “你这一失误,倒霉的是本帝!”郁垒咬牙切齿,“你不是信誓旦旦么?结果呢?”他盯着萧染月一行人,眼里冒火,都是一群什么家伙,神兽,鸟,鬼,凡人,还有一个……佛界的?他头痛:“佛界的人都来凑热闹吗!”

  云潇讪讪地笑了笑,厚着脸皮面不改色:“只是来玩一玩顺便思念一下故友的。”真话给了,信不信就不关他的事了。

  “话说那木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云潇好奇极了,他一直没来得及打开看。

  凤陌无语,抢了半天居然不知道自己抢的什么玩意儿?“你不知道么?那是鬼界的神木桃符。”

  “神木桃符?不是万年以前就没有了吗?”云潇惊诧莫名,不假思索地道。

  “什么?!”在场几人纷纷错愕不已,怎么可能?

  云潇摸着下巴回想:“我记得万年之前,神木桃符就在鬼界的一次动荡里毁去,残存的几枚种子分化灵气,渐渐衍生如今的桃止山。”他语气肯定,“那绝不可能是神木桃符。”

  “是真的吗?”萧染月对上谛听沉思的眼,冷静地问。

  “我……我不知道啊!”谛听茫然又郁闷,“万年前我在地藏王菩萨座下聆听佛法,不问世事,这个真不知道,但一千年前我虽感到鬼界生气衰弱,但阴阳本就时有逆转,我觉得很正常,如今看来,这千年鬼界生气都不太对劲,居然近千年无法压制死气。”

  “两位王上,那到底是什么!”她的心底隐隐约约有些不安,语气不由沉凝了几分。

  郁垒居然压制住了急脾气闭上了嘴,看到萧染月淡漠的眼神,又默默地移开视线。

  萧染月又死死盯着神荼,神荼张了张嘴,暗骂郁垒没有兄弟爱,长长吐了一口气:“你真的就不觉得熟悉么?”

  萧染月握紧拳头,似乎联想到什么,脸色渐渐变得很是难看。

  “那是……孔雀明王的心脏!”

  轰!幽冥鬼火不受控制地弥漫开来,她瞬间出手死死掐住神荼的脖子,声如寒冰:“你说什么?!”

  “孔雀的心脏?!”在场的人纷纷错愕,他们想了无数种可能,完全没有想到这种惊天的可能。

  神荼难受地眯起眼睛,声音渐冷,掌心金色战戟的光隐隐闪现:“萧染月,你太放肆了!你以为你是什么!若不是陛下保你,你出恶鬼潭的那一刻就该灰飞烟灭了!”

  “萧染月!放手!”郁垒大吃一惊,连忙召出白虎,白虎幽幽出现,低声朝萧染月一行人嘶吼着,虎眸里充斥着威胁:“吼~”谛听见状,眯起眼睛对视白虎,敢对它叫嚣,真是欠教训!

  气氛一瞬间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萧染月淡而冷地开口:“我说了,我想做的事就算酆都大帝来了也拦不住我!我敬你们是一方鬼帝,别逼我动手!”她的声音冷,眼神更是充斥着戾气。

  凤陌愣住了,这一刻的她为了那个人失去了所有的冷静,他想,为了那个人,与鬼界为敌她也在所不惜吧!他心里有些淡淡的酸涩。

  双方对峙之下,他叹息着开口:“两位王上,请告诉我们孔雀明王的心脏为什么成了这神木桃符?”

  “不知道。”神荼很干脆地回答,严肃认真,“我若非镇守东方的鬼帝,我也不会知道,这是鬼界绝对的秘辛,所有的真相,只有陛下知道。”

  “萧染月,我可以告诉你,你夺取察查司,恣意妄为,若不是陛下,你早下十八层地狱千百遍了!岂容得你如此放肆!”郁垒见事态缓和,冷凝着萧染月,伸手指向一方:“你不是有胆子闯十殿么!现在你可以去闯鬼神宫,去质问陛下!”

  萧染月微微怔忡,陛下?为什么陛下会保她?孔宣的死……与他有关?噬魂师为什么要抢夺孔宣之物?

  她松开手,垂下眼眸,转身:“好,我去问陛下。”

  萧染月抱着谛听头也不回地离开,仿佛鬼帝殿里那些人与她毫无瓜葛般。

  凤陌抬步,静默地跟上去,凤翎惊诧地阻止:“小陌,你跟上去干嘛?找死吗?!”凤翎皱眉,当初就不该来鬼界,如今羁绊已经越来越深,“鬼界秘辛,不是我们凡人所能涉及的!”

  “师兄。”凤陌皱着眉头,无奈地笑了笑,“你回六界塔吧!”

  “凤陌!这么多年师父的话你都忘干净了么!你知不知道人鬼殊途!”凤翎咬牙切齿,怒其不争。

  “我知道。”凤陌耸耸肩,“可我还是担心。”

  “你……”凤翎仰头闭上眼,苦笑,饶是他再‘涉世未深’,也知道有些人和有些事是注定的,怎么都阻止不了。“罢了,天命难为,且陪你走上这么一遭吧。”

  看着那三个远去的人,云潇扭头笑了,可眼睛里毫无笑意:“不过才数百年不来鬼界,居然变了如此之多。告诉本尊,北阴真的在鬼神宫么?”

  “就算你是佛界之人,也不得直呼陛下之名!”郁垒眯起眼,很是不愉,一个佛界之人还管鬼界的事,真是多管闲事!

  神荼看着他自然的神色,垂眸,若有所思,恐怕这位非一般的佛界之人。

  “陛下绝对在。”神荼淡淡道,“陛下一直都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