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009.烧伤大疤痕,等您回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295 2018-03-06 00:25:15

  到鹭城的第二天傍晚,许途在酒店门外座驾旁,刚刚接了个电话。

  察觉有冰凉水渍滴落脸上,抬头,才发现天空落下的雨点。

  看来鹭城这两天天气不是很好,不止冷,还时不时地刮起大风,此刻还下起了雨。

  旋转门内有人出来,他转头望去,那身影颀长挺拔气势沉稳,正是自家老板。

  此次除了来视察盛辰集团在这边设立的分公司,老板也有合作要来这边谈。

  其实可以不必他亲自来,只是——

  身为C市商业三巨头之首,盛辰集团的董事长蔺君尚想要开拓鹭城这边的市场,已经不止是一时之念。

  而他为什么会选择鹭城,或许,要从两年前说起……

  “先生。”

  出神片刻,蔺君尚已经来到车旁,许途赶紧拉开后座车门。

  他们下榻的是国际会议中心酒店,中午处理完公事,蔺君尚便回到酒店休息,傍晚有一个酒宴要参加。

  许途绕到驾驶座上了车,雨点还不大,启动开离酒店不远,悄悄从后视镜窥看后座的老板。

  只见老板倚着靠背闭着眼,眉间微蹙,脸色,不是很好。

  按理说中午回到酒店之后老板是有时间休息的,但,他让自己扎入工作文件之中。

  每一次来鹭城,老板都睡得很少,其实这无关忙碌,有关什么,许途心中隐隐知晓,但从不敢多言。

  而这一次,从别的城市出差之后直飞鹭城,至此,老板至少已经有三天没有怎么合过眼。

  正这么想,察觉后座有异样,许途连忙靠路旁停了车。

  后座,蔺君尚神色相比刚上车之时更不好,许途看到他的手搭在胃部,顿时明了一切。

  “先生,前面不远有家药店,我去买药。”

  说着便推门下车去了。

  蔺君尚依然倚着靠背,深邃目光沉冷,望着窗外的车来车往——

  是寒冬,天气寒凉,几日未曾好好休息又连着出席酒宴的他胃病犯了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好像不仅仅从胃部传来阵阵冷疼,窗外,昏暗天空起风卷起落叶,鹭城飘着细雨。

  雨点砸落车窗,好像也砸进他的心。

  很冷,即使车内暖气很足,仍是觉得浑身都冷。

  这个鹭城曾有那个人的身影,但现在,不管他再往返多少回,都不可能,再见到了。

  ——

  五分钟后,许途将药买回,还递来一杯温水。

  蔺先生坐在后座沉默服下。

  彼时同一时间,C市最好的医院,有着极年轻容颜,气质沉静的女子,正坐在独立的VIP病房中,无声落泪。

  -

  -

  此行回国,情天住的是酒店。

  向添是沐家的老人,给情天的祖父,即是沐氏的董事长沐保泓专职开车,已经有将近二十年。

  其实两年前曾经出过一桩事,沐保泓那时曾想让向添提前退休,但向添不愿意,执意留下,沐保泓顾念他对沐家的尽心,便将他继续留在了身边。

  “二小姐,您要是有什么吩咐,只管对添叔说,添叔去给您办。”

  从医院出来,向添送情天回她住的酒店,路上,从后视镜看坐在后方的安静女子。

  两年,足以改变一个人,昔日他看着长大的小姐,已经不像当年了。

  “添叔,爷爷身边,幸好还有你。”

  情天的声音清淡,昨夜在鹭城记挂着这边,一夜没睡好,许是刚才哭过,现在是累了。

  到酒店的时候下车,向添下来给开车门,弯身的时候露出脖子,正巧路过车旁的行人目光有些异样盯着他看。

  向添神色无恙,从车里拿了围巾系上。

  情天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向添右耳下到颈脖处,有一片烧伤可怖的大疤痕。

  “添叔,你回去吧。”

  往事侵袭来之前,她转身朝酒店门口走,身后却传来一声唤。

  转头,向添刻着些风霜的脸微有动容,嘴唇张合,最终轻轻说:“二小姐,添叔跟老爷,等您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