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012.心结,蔺君尚病得有多重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283 2018-03-09 00:41:19

  靠近环岛路的迦南里,曾经是一个渔村,鹭城发展起来后,保留了迦南里的淳朴与文艺,成了外来旅游者体验鹭城风情的圣地。

  但是除开本地人,鲜少有人知道,两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火灾。

  即使是当地人,或许很多都已对此事淡忘。

  城市里的火灾意外并不少见,但这一桩,发生在旅行者聚集的文艺渔村里,当时曾被多方媒体报导,一度成为鹭城的一大新闻。

  这一桩,也在蔺君尚的心上。

  他常常闭上眼睛就看见那片冲天的火光,看见那可怕的火苗像怪物一样,将一整幢楼包围,吞噬。

  他发不出任何声音,深黑的眸映着漫天大火,浑身却彻底冰凉。

  那场大火埋葬的是什么,只有他懂得。

  如今的迦南里,依然一片文艺浪漫,仿佛曾经没有发生过任何。

  街巷狭窄纵横交错,这样下着小雨的夜,没有什么行人,许途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亦步亦趋跟着眼前的人。

  细雨里,蔺君尚一直自顾自地往前走,雨水滴落身上,穿过交错的街巷,不多时,来到一幢楼前。

  楼不高,看起来像是民居,也像是花园别墅。

  他从风衣内袋里摸出钥匙,开了门。

  “你先回去。”

  随着门打开的轻响,是男子低沉漠然的几个字。

  许途怔在原地,看着面前的身影,心里突然异常难过。

  “先生……”

  就要迈入门里的蔺君尚脚步一顿,然后听到身后许途的声音:“她已经不在了。先生,你——”

  “住口。”

  握在门上的手,指节缓缓泛白,面前的人没有转身。

  两个字,低低散在细雨中,却比吹过的寒风还冷。

  砰——

  面前的门一声响,惊了安静的夜色,就这样在许途面前合上。

  许途握着伞,望着面前这幢楼,两年前曾随着大火毁于一旦,可是,老板将它买下,依照原样又重新建了回来。

  两年了,每一次来鹭城,老板都会来这里一趟,独自待上几小时,或者一整夜。

  许途从不敢多言,但时至今日,两年了——

  当今夜蔺君尚喝多了再次来这里,许途才明白,蔺君尚病得有多重。

  他从不在人前提起那个人,但也从不肯承认,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那个人,两年前就死了,死在那场大火里,死在,面前这幢楼里。

  抬头,许途看向楼上,雨雾中亮起了灯光,心里却愈发沉重起来。

  这个结,何时才能解开?

  -

  翌日

  情天回到C市的第三日,中午,在酒店房间的电视上,看到城市新闻频道午间的报导:

  “今日上午,在医院休养两月有余的沐保泓老先生,在家人与医护人员的陪同下返回沐家,其中记者还看到久未露面的沐氏集团现任总经理——”

  画面里,人物众多,乱作一团,有医护人员有记者,沐家人在保安开路下出了医院,那些都是她称之为亲人的面孔。

  后来说的什么没有再看,她转身以后,喻雁换了台。

  情天想起昨夜再次去的那一趟医院,想起躺在病床上的爷爷虚虚握着她的手,拉下氧气罩,说几个字要缓好一阵,却仍细细交代了她好一些。

  “情天,你爷爷能出院了,是好事。”

  喻雁过来宽慰,情天微微扯唇,轻轻应了一声“嗯”。

  希望,是好事。

  这一日,C市的天气晴朗起来,下午,情天被喻雁拉着出门逛了逛,再过一天就是元旦了。

  -

  同是下午,C市三巨头之首的盛辰集团召开的内部高层会议之上,刚从鹭城赶回的蔺先生面如寒霜,只因属下失职造成了公司极大的损失。

  很快制定出补救方案的他安排有序,而后深黑的眸扫视在座各位,很多人都纷纷低下了头。

  蔺先生从不轻易骂人,但那看似平静却冷锐的目光,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