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097.我和你,从有缘无分再到陌生人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054 2018-04-22 01:55:00

  “……寒冬的深夜,此刻你是独自一个人,还是正有人陪伴在你的身边?接下来,就让我们在飘起雪花的深夜,一起静静聆听这一首《很爱很爱的》……”

  氤氲的浴室,雾气薄薄,被搁放在衣物架上的手机里,响起电台女主播甜美沉静的嗓音。

  轻缓的前奏萦绕在温湿的空间里,情天抱膝靠坐在浴缸中,目光对着洁白的浴缸壁,怔出了神。

  情天喜欢听深夜的电台,大概是从高中那时候起,课后在画室画画时,偶尔一个人太过于安静,会开着电台陪着。

  后来两年在西雅图,这是她想念国内时唯一的慰藉。

  “雪花”两个字让她回神,伸出湿漉漉沾着泡沫的手,微微掀起旁侧窗帘的一角来。

  像是个小心窥看大人的孩子,一双清澈的眸子从掀起那一角抬首望窗外天空。

  轻盈的白色一点一点,真的是飘起了雪花。

  她回国时已是过了圣诞节,并不知道这是不是C市的第一场雪。

  …

  我会很爱很爱一个

  很爱我的人

  而不是我很爱的人

  有时候我们

  只有错过以后

  才看到缘分

  我会很爱很爱那个

  很爱我的人

  忘记那我很爱的人

  就像我和你

  先从有缘无分

  再到陌生人

  ……

  身后的电台里,李行亮的声音有着少年感的清澈,旋律简单却打动人心,情天望着天空的眼睛,也氤氲上水汽。

  一片小小的雪花飘落,贴着窗玻璃,近在眼前却变成了越来越模糊的重影。

  情天用湿漉漉的双手,捂住了眼睛。

  -

  -

  顾西迟进房间时,浴室里还隐隐有水声。

  站在这个房中,独属于女子闺房的馨香与甜美直扑鼻息。

  别人情侣间,你侬我侬甚至同睡一床都再正常不过,但他却连进自己女朋友的房间都如此小心,不禁轻笑自己。

  晚间喝了几杯啤酒,此刻许是有些上了头,房中温暖,让人更生倦意。

  这是他心爱的女子从小住的卧房,他用眼睛描摹内里景物,目光最后落在不远处的桌上。

  那儿搁着一个木质的画具箱,还有一只木质的礼盒。

  他自然认得那只礼盒,正是下午他回来时,看到情天手里拿着的。

  上面系着的丝带原封不动,可见并未拆过,他看着片刻,抬起了手。

  是外出时别人给的,还是下午被他撞见刚离去的那辆宾利车车主送的?

  顾西迟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疑心重的人,可今晚上那999朵的玫瑰,像是触到了一个开关,一整个晚上,他都心神不宁。

  在他反应过来时,木盒上系着的蓝色丝带已经被解开,他喉结微动,终是伸手打开了盒子。

  甜香清淡,里面躺着的,是几支如大棒棒糖形状的硬糖。

  小半个巴掌大的薄薄圆形糖面,其中嵌着一朵蓝色的鸢尾花,花瓣蓝得清新动人,仿佛透明琥珀将美好瞬间永久保藏。

  顾西迟突然想起在西雅图时,情天曾经画过这样蓝色的鸢尾花。

  当时他曾随口笑问:“女生浪漫,总是相信花有花语,那蓝鸢尾的花语,是什么?”

  “宿命,又绝望的爱。”

  他记得当时她清淡的声音,如此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