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蔺先生,一往情深

101.除了生死,什么都可以再期待

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灵 1036 2018-04-24 00:05:00

  电话的另一头,正躺在松云居二楼卧室大床里的男人,一手捏着眉心,昏暗的光线中双眸紧闭,另一手接听电话。

  这一夜,蔺君尚有酒局。

  许是心内有事,平日不多沾的他喝了不少,却不曾想,后来会接到余力报告的消息。

  本已是要返回松云居的途中,却立马让司机改了道,去往“夜岸”酒吧。

  他还记得抱着她的感觉,记得纤瘦的她在他怀中,让他渐渐感受,那是真实的。

  他知道她抗拒,从这一次她回来,她就再也不是两年前那个她,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除了生死,他什么都愿意接受,什么都还可以再期待。

  只要还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愿意等。

  他愿意等……

  可是,为何夜半,在他酒未醒的时候,何玉会打来跟他报告这样的一件事。

  电话那头,何玉在转述着刚才从医生那儿听来的,尽量一字不漏。

  蔺君尚撑坐起身,面色渐渐凝重。

  落地窗没有全拉上,是他不许,此刻窗外清亮的月辉淡淡从玻璃透入,在床前地面洒下朦胧光影。

  暗淡光线里,他的唇紧成一条线,下颌绷着,清俊的侧颜僵硬,一双深黑的眸从沉郁久久才转而微微多了丝清明。

  “你留在那,有任何需要,随时告诉我。”

  他的声音,酒后的沙哑中藏着不为人知的慌乱。

  电话那头问他还有什么吩咐,他只沉沉地吩咐了一句:“现在就回病房,照顾好她。”

  黑夜里,通话已经断了。

  蔺君尚坐在床沿片刻,抬手重重抹了一把脸。

  下床换了衣服拿起车钥匙,他便下楼出门。

  安静的松云居主楼,下楼的皮鞋声惊动了正在厨房熬着醒酒汤的何琴,小跑跟出门来问:“先生,那么晚还要出门吗?”

  蔺君尚向来节制,不是个贪杯的人,今夜他回来,即使除了酒气在身其余似乎别无异样,但何琴还是从他上楼某一个微微踉跄的步伐,知悉他的状态。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何琴不敢多问,只想着去煮醒酒汤,好等他半夜醒了喝一些。

  此刻却看他一身衣装楚楚,似要出门。

  蔺君尚只淡淡“嗯”了一声,便往门外停着的座驾快步而去。

  纷扬的小雪落着,松云居大门外的空地泛着一片淡淡银泽,何琴放心不下,仍跟在身后:“先生,还是让司机送——”

  话未说完,跟前的车子已经启动,就这样从她眼前驶离。

  看着消失在浓重夜色里的黑色轿车,何琴想起蔺君尚一脸沉郁的神色,心想这是怎么了,这么晚,发生什么事情了?

  -

  当何玉返回病房时,床里昏迷的情天眉间轻皱了皱。

  顾西迟察觉,紧张地看着她,发现她似乎有要醒来的迹象,却迟迟没有睁眼。

  “情天、情天——”

  他小心翼翼地唤她,声音轻柔无比,此刻的她,在他眼中彷如一件一动就要破碎的珍品。

  情天确实是有些意识的,能听到有人在唤她,但她却无力回应,眩晕的感觉一波波袭来,整个人陷在无边的黑暗混沌里,无法逃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