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频道

编辑强推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

  • 帝凰斗,神医嫡妃

    一勺拌饭酱

    前世,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弄朝政垂帘听政,汲汲营营一生,最后被五马分尸不得好死。死后第二十年,顾朝曦重生,重活一世,她决心要做个好人,知书达理,三从四德……豫王:没做成好人也就罢了,不知书不达理也算了,可说好的三从四德呢,王妃?——豫王知道,她从未爱过他。第一次,她为了她心中挚爱险些殒命。第二次,她为了那人杀了他至交兄弟。第三次,她舍弃了他的命只为救那人。事不过三!豫王素来杀伐决断,天下皆知豫王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

  • 撩妻狂魔:老公,抱一抱!

    月容公子

    再相见,他是高高在上的总统,身边还多了只软萌又傲娇的小正太。小正太难伺候,总统先生更挑剔,被辞退的女佣多到可以组成一个连队。倾小沫以女佣的身份入住总统府,却过上了女王的生活。小正太亲自端茶倒水:“麻麻你累不累?我给你捏捏脚~”“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麻麻!”“好的麻麻!”总统先生工作繁忙,稍有时间就打电话给管家询问她的行踪。“先生,太太跑了。”“先生,太太又跑了。”“先生……”总统怒了,摔!这总统

  • 盛宠军婚:少帅,娶我!

    南派忧伤

    “你是个撩妹高手嘛。”他浅浅一笑,壁咚她,“那不是还没有撩到嘛?”黄埔军校的某个夜色迟暮,她戳了戳他的薄唇,凑近,“听说,梁少的功夫很厉害呢。”他搂住她,“厉害不厉害,不也得试过才知道么?”替妹代嫁,一夜缠绵,一半沉醉在美好的幻想中,一半把清醒的精神用在当下的生活中。然后在风云突变的大上海,战争硝烟之中,日本侵略进驻,罗曼蒂克的爱恨情仇消亡史,柏拉图的爱恋,华门惊变,乱世争斗。“……天下良辰、美景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