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频道

编辑强推

  • 神医药香:山里汉子农家妻

    凰玺

    中医世家传人,穿越古代农家。继母毒,老爹蠢,兄弟姐妹渣渣渣……不怕,咱有随身药书,上古空间;凭借自己医术智慧发家致富……咳咳,猝不及防被强嫁(娶)了!相公山里汉?野蛮人?毁容又瘸腿?废材?那为啥体力还那么好!啊啊啊……

  • 豪门圈爱:契约小妻嫁给我!

    若霖龙

    夏琳君这辈子做过最荒唐的事情,就是爬上顾展铭的床,做了顾展铭的情妇。这个眼里只有另一个女人的男人,却在缠绵时,在她耳边冰冷的呢浓:“琳君,给我生个孩子,成燕不想生!”因为成燕不想生,她从情妇成了他手里的生子工具。就在他们夜夜勤恳,努力耕耘时,顾展铭的心尖人儿怀孕了。但这个男人还是疯狂执念一般地让她生,让她孕。终于怀胎十月。前男友带她产检,遇见孩子他爹顾展铭:“夏

  • 独家信仰,韩先生情深不渝

    谖汣

    我爱你是忠于自己,忠于爱情的信仰。韩以安是季乔的信仰,季乔却是韩以安一生的劫。她拖着一身疲惫走出医院,他沐着晨光而来,双手插兜步履沉着走到她跟前,眼中是暴风雨来临的平静,“韩太太你竟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私奔,胆子肥了,嗯?”她连连后退他步步紧逼直至将她逼至靠墙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薄唇轻咬她的耳朵,温热的气息洒进她的耳蜗,出口的话暧昧至极,“这么淘气离家出走,是在怪

  • 强行相爱,我的傲娇男上司

    花边雨

    一别三年再相遇,宋品铮只有一个想法:将她收回家,白天疼,夜里宠。为达目的,他滥用职权,以公谋私,一言不合就嘲笑她小时候尿床的事。宋缇为此苦不堪言,内心只有一个愿望:灭了他,腰不酸,腿不抖。夜半,他提着狗粮,突兀的敲响她家房门。什么,总裁大人说她家狗狗生病了,今晚要留宿照料。郁闷,你倒是照顾啊,可他跑去浴室做什么?她怒,“宋品铮,你太过分了!”他笑,“狗狗的主人也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

  • 闷骚总裁,偷吻成瘾!

    依琴翩飞

    这是一只闷骚大灰狼一口一口吃掉单纯小白兔的故事。单傅瑾的视线在万芊果冻般的唇上凝视了许久,突然开腔,“我给你一万,吻我。”万芊怔了一瞬,随后轻嗤了一声,甩给他一个神经病的眼尾余光。她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他这是在侮辱她的人格!“三万。”万芊眸光微动,微拧着眉直直的看着他。单傅瑾再次出声,“十万。”万芊望着他美眸发亮,却还是没有